黑山老怪:惊魂出租屋

timg.jpg
院子里的影子

张昊是一名在外租房住的大学生。
这天他下晚自习回来不久,就听到咚咚咚的敲门声,张昊打开门一看,就见门外站着一个脸色苍白,瑟瑟发抖的女孩儿。
来人是张昊的女邻居柳青青,两个人年纪差不多大,但关系一般,按理说,这么晚一个女孩子不应该来找他,可看到人家这样,他只能让她进屋里。
“我可能是遇见鬼了。”才进屋,柳青青的第一句话,就让张昊觉得有些吃惊。
在柳青青讲述下,他弄明白了事情的经过。
原来就在昨天夜里,柳青青闹肚子,夜里起来上厕所的时候,听见院子里有“啪嗒……啪嗒……”的声音,她当时以为是下雨了,也没当回事情。
但仔细一听,好像不对,雨声应该是成片成片声音很大的,她听到的是在院子里的某个角落,那声音就像我们洗衣服没有拧水就晾晒。
“嗒”落下,“啪”撞击在地面上。
就这样,一滴又一滴的落下……
关键院子里没晾洗衣服呀。
她当时太好奇了,推开门,灯也没有开,就站在中门口看。
借着月光,她看见一女的,哦,对,是一个女的,是一个留着长发的女站在廊檐下。它用头发遮住了脸,整个脸什么也看不到。
那女就站在那里,恍惚之间,柳青青觉得那女的在动,离她近了些,但她明明看着她没有任何动的动作啊,然后她又觉得那女的又近了,比刚才更近,似乎来到了......来到了柳青青跟前......
柳青青当时吓得快尿了,目瞪口呆,回过神后大着胆子开了院子里的灯,结果,你看怎么招?院子里根本就没有东西,真没有东西!现在想起来,她还后怕着呢.
“你说,我是不是遇到鬼了?”故事的最后,柳青青问了这么一句话。
张昊并没有回答柳青青的问题,因为他不相信她说的话,毕竟柳青青就住在隔壁,是那种天天晚上看鬼片,一惊一乍神经兮兮的人。
说不定,她刚才说的就是想吓吓他。
在安慰了柳青青几句之后,又说了你有事可以来找我的话后,柳青青终于回到了自己房里。就在关上柳青青房门的之后,张昊无意识的看了一眼院子,然后整个人傻傻的站在了原地。
此时月光蒙胧,隐约可见院子里东西,然而就在院子的房檐下,一个身穿白衣长头发的女人,静静的站在那里……竟和柳青青的先前看到的一模一样。
张昊被眼前的一幕吓得大气都不敢出,脑子里全是诡异至极的画面,脚有些发软,就是手心也因为紧张而分泌出了大量汗液。
“孩子他娘,深更半夜的你到院子里干嘛?”就在这个时候,院子里传来了另一户男人叫自家老婆的声音。

水中鬼脸

听到这声音,张昊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去,原来是楼下的女人半夜洗了头,跑到院子里吹干去了。
这不怪张昊胆小,毕竟在这偌大的古老四合院里,十多间房只租住了三个间,并且因为时间久远,一到晚上到处漆黑一片,上个楼,吹个风,到处咯吱咯吱作响,是不是很有灵异的感觉。
张昊之所以选住这里,一就是离学校很近,二是因为学生党大都很穷。
回到房间静坐了几分钟后,张昊看着时间已经晚,决定去打水洗脸脚睡觉,毕竟明早还要上学。
古老的四合院房间是没有水龙头的,要用水只能到院子井里去打。他踩着咯吱作响的楼板和楼梯,又走过一段水泥路,身影就到了院子里的井边。
“砰……”当塑料桶撞击井水的时候,张昊感觉到桶好像碰到什么东西。
张昊一开始以为是石头,井的下半部分都是用石头砌成的,撞到也是很正常的。
不过为了放心,张昊还是用随身带着手电照了照,但就在这手电光下,在桶的旁边,有一个人头……不,张昊也不知道是不是人头,黑乎乎的长头发飘着,那脸煞白煞白的,没有五官……张昊也没有看清有没有五官,井水晃动得太厉害了,他……他根本就看不清。
他大着胆子用力摆动井绳,用力的让桶撞击着那鬼东西,他撞一下,那鬼东西就晃一下,感觉很沉,除了看见头发,除了井水晃动得越来越厉害,其他的什么也看不清了。
这个时候,张昊感觉自己全身乏力手脚冰冷,那种自心底涌上来的恐惧占据了大脑里的每一部分,满脑子都是那黑乎乎的头发,白煞煞的脸,他已经疯癫,离崩溃只差小小的一步,他本能的一屁股坐在地上,然后用尽最后的力气叫出了一声。
“啊……”
等到这院子里所有的灯亮了,所有的人来到这井边上,听着他惊恐的把刚才经历讲完,紧跟着三四个电筒光齐齐照在井水里,然后他们用诚实的话语告诉他:里面,什么也没有。
“怎么可能。我刚才明明看见的。”他抢过其中一个人的手电,再次站起来,电筒光照在井水里,果然什么也没有。
随后,所有人安慰他几句,回到了自己房间。
而张昊一直呆呆的坐在井边,好久。

那东西缠上我了

从那晚开始,张昊感觉自己被那东西缠上了。
那晚回到房间后,张昊用电水壶烧水,感觉水装得太多,打开水壶盖子的时候,发现那东西……就在水壶里,黑色的头发,煞白煞白脸。
他再次吓得差点叫出声来,手颤抖着把水壶打翻在地,洒出来的水落在楼板上,水面上又是那黑色的头发,煞白煞白的脸。
他愤怒的把水踩得到处都是,然后分散开来的水滴里到处是黑色的头发和煞白脸。
之后,他累了,无力的坐在楼板上,抓起一矿泉水准备喝,眼睛看见水的那刻,发现瓶子里的水有个长头发女的,煞白白脸……正对着他。
这个时候,他还有那么一丝丝的希望,希望别人也看得见那东西,可是当他拿着矿泉水敲开隔壁女邻居门的时候,柳青青正在看鬼片,看见他手里的水,说了句:“给我送水来了?你真了解我,正渴着呢。”
然后张昊看着她拧开瓶盖,竟是一饮而尽,完了还问了声:”还有没有?我还没够。”
张昊无奈的替她把门带上,回到自己屋子里重重的坐下。这一刻他无比的绝望,根本就用不着解释,他的女邻居看不见那东西,这就造成了一个结果:他连个倾诉的人都没有。
当然也不可能选择报警,警察来了,说什么?我看见有水的地方就有黑色的头发和白色的脸。人家看不见会怎么说,张昊,你神经病啊?!
就是从那晚开始,张昊选择了逃避,不洗脸不洗脚不洗澡,就是厕所也只是按一下抽水马桶的按钮就跑,然后喝水他只喝那种黑黑的饮料……
他在逃避。
逃避与水有关的一切。
即使是随处可见的一滴水,他都吓得蒙上自己的眼睛。
然后熟知他的人,都在劝他:
张昊,你头发太油,该洗洗了。
张昊,你有几天没洗澡了,身上那么大股味道。
张昊,你怎么老喝碳酸饮料,这样对身体不好。
张昊,你吃饭连汤都不喝一口。
……
对这些,他已经无力吐槽,他感觉自己快要崩溃了,也许就在今天,或者明天。

血色冥婚

几天以后,四合院楼下那家人还是搬走了,临行前,男人找到了张昊,像是道别的说:“小张,我们走后,你好好保重。”
张昊不解的看着他。
男人把头低下来,凑近张昊的耳朵,小声说:“这院子不干净,你才搬来的时候,我就跟你说过,这院子死过人。”
这或许是他们搬走的原因。
不过,柳青青给张昊说的原因却是另一个,她告诉张昊的是:因为那女人有洁癖,你没见她天天晚上洗澡,天天用酒精消毒,那女的觉得你太脏,一见你就捂着鼻子……
最为讽刺的是,此刻的柳青青也是站得大老远,捂着鼻子对他说的。
但不管什么说,张昊终于活成别人讨厌的样子,这一点,让他苦恼,非常的苦恼。换句话说,楼下的那家人搬走,成了张昊自杀最后压倒的那根稻草。
就在那家人搬走的那晚,张昊站在井边上准备自杀,他之所以选择站在井边,或许是因为自己脏了太久,死后可以泡在井水好好的洗个干净,不要让人再嫌弃;也有着从那里开始就在那里结束的意思。
刀割开手腕静脉的时候,张昊觉得自己好像获得了某种解脱,血液从手腕流出来,再一滴滴的流进井水里,好,真好,就让生命慢慢的流失吧,张昊这样想。
只不过,他觉得自己还有一个心愿未了:那天晚上看到那个东西,现在还能看到吗?”
也许,在旁人看来,他有这样的想法是种变态,可又有谁知道这同样是他的执念。
他慢慢从井沿上蹲下去,眼光借助蒙胧的月光,在那水平如镜泛着淡淡红色的井下水面上,竟然停着一辆双马御驾的马车。
这是怎样的一辆的马车?马车四面皆是昂贵精美的丝绸所装裹,镶金嵌宝的窗牖被一帘淡红色的绉纱遮挡,使车外之人无法一探究竟这般华丽、优雅的马车主人是谁。
随之,马车的窗帘被徐徐拉开,张昊只见一张芙蓉秀脸,双颊晕红,星眼如波,眼光中又是怜惜,又是羞涩。
张昊觉得自己所有的注意力都被这古代美女吸引了过去,一时之间,他痴呆的傻傻看着她。
只见那古代美女抿着嘴,笑吟吟的斜眼瞅着张昊说道:“以血为盟,以怨为约,只需公子血溅三尺,妾身愿执手相随永生永世。”
张昊是大学生,自然是听得懂古代美女的话,其实她的意思就是让张昊一刀致命,让鲜血飞溅三尺之地,那么她就可以和他结婚,两人长伴一生。
换句话说,就是张昊只有死去,才能和她在一起。
这是冥婚,是为死人举办的婚礼。
张昊听懂了她的话,又一次把刀举起来准备插进自己的心脏,可刀尖离胸腔还有几厘米的时候,手停了下来,半天没动。
是的,他在犹豫,他在留恋,不知道是想起还在家里念叨自己的父母,还是想起对自己殷殷教导的老师,还有那些对帮助过自己的好友……总之,他现在还不想死,还不甘心。
张昊手里的刀掉落在地上时,他似乎听见井下传来幽怨的喊叫:你们,都在骗我,都在骗我……”
“张昊,你在干什么?走,快去医院。”
也就在这个时候,四合院的门被推开,一个女孩子向他跑了过来。
张昊看了看,原来是柳青青。

江湖术士

随着柳青青的到来,这场血色的冥婚彻底结束。
当张昊在柳青青扶持下,从医院包扎完伤口,再次回到四合院时,他们没有上楼回各自的房间,而是砸开了楼下那家人的房门。
他们走进这间有些淡淡纸火味儿的房间,里面收拾得很干净,毕竟人家已经搬走,属于他们的东西也随之带走,除了口做饭用的铁锅外,看着有种空荡荡的感觉。
此刻,柳青青有些失望,而张昊则更加失望,去医院的路上,柳青青对他说了好多有关楼下那家人的事情,她说楼下住着的可能是个江湖术士。
比如她常常听见那男人,在夜里念着莫名其妙的咒语,又看见屋子里摆着纸人纸马,有时候还见他在烧纸,烧那种花花绿绿的纸,把这个房间弄得乌烟瘴气的。
也就是说,按照柳青青的推断,张昊之前所见到的那些,应该是这个男人导致的。
两个人在屋子里找了半天,终究还是一无所获,看来男人把所有的证据都毁灭了。
就在两人准备出门的时候,两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看向那黑黑的铁锅,因为从他们现在站立的角度看去,几缕烧得弯弯曲曲的头发正附在铁锅上。
柳青青曾经说过,她看见那男的就是这铁锅里烧纸的,而那头发很可能就是张昊之前看到鬼脸的头发。
这也更进一步证明这男的就是谋害张昊的人。
只是大家都明白的是,仅凭几缕残存下来的头发和柳青青的说辞,根本就不足以把那男人怎么样,更不用说逮捕判刑之类,张昊他们毕竟没有直接的证人和证据。
所以,他们只能由男人逍遥法外了。
临离开房间的时候,张昊对柳青青说,他想在这屋子里再呆会儿。
柳青青点点头表示理解,在她看来,张昊已经为这件事情受了很多的苦,身体上和心里上遭受了很大磨难,呆在这房间里或许可以让他慢慢回到现实,抚平之前所受到的创伤。
那天,张昊一个人在那屋子呆了很长时间。

结局

几天以后的清晨,当张昊准备去上学时。他看见了院子里来了几个人,有警察,也有让他意料之外的男人的老婆。
警察按照规定出示了证件,并要求张昊把之前遇到的事情细细讲给他们听。
张昊照做了,包括如何在院子看到女鬼,在井里发现鬼脸,以及之后的冥婚,楼下屋子发现的头发完完整整的说了一遍,他说完,最后还领着警察进屋子看了看头发。
在这个过程中,张昊以为自己可能讲不完一半内容,警察就会打断,毕竟自己讲的那些事情,太过虚幻,可结果是警察一直都是在认真的倾听,认真的记录。
等张昊说完了所有事情,警察告诉他,你说的,我们会查证的,谢谢你的配合。
这个时候,张昊忍不住问道:“你们会相信这些事情吗?”
警察告诉张昊,他们已经注意男人很久,并取得了初步进展,就在一天前,他们准备抓男人的时候,男人的老婆却把男人送进了派出所。
根据他们的供诉,警察在他们另一个出租屋里,找到了大量的纸人纸马和大量法器,而且在男人的供词里提到,他们在好几个城市做过相同的事情,应该是算得上惯犯了,男人所做的就是替死人找活人冥婚,从中牟取暴利。
警察还告诉张昊,可能是他们的查案,让男人终止了计划,才让张昊没有被害。
而张昊结合接合之前自己看的那些东西,问了男人的老婆一个问题:你家男人到底会不会法术?
对于这个问题,女人给出的解释是,她男人自幼跟着个土道士学习,会不会法术她不知道,不过,在他们主持过的数次冥婚中就没有失败的。
就要走出院子的时候,女人深情的看着曾经住过那间房间,对张昊说:“我跟了他那么多年,每天都是提心吊胆的,他所做的那些事情,我早就劝过他无数次,可他就是不听,还不停的打我骂我。其实作为个女人,我只想要是平平静静的生活。”
好吧,这就是女人带男人自首原因。
张昊看着女人缓缓关上院子的门,他明白,这件事情会随着男人的被捕入狱暂时结束。

这才是最终的结局

又是一天之后的早晨,当柳青青收拾好所有的东西,准备离开出租屋时,“咚咚咚”的敲门声,让她表面平静的同时,内心惊慌不已。
柳青青开了门,门外站着的是警察。
警察很严肃的对柳青青说,柳青青,根据我们查证,你涉嫌利用封建迷信,专业心里学知识,幕后策划危害,胁迫他人生命,导致4死5伤,根据刑法规定依法逮捕你,这是你的逮捕证。
柳青青就这样被带了,她走的时候很恐慌,但他始终不明白的是,是谁泄露了她的身份和行踪.
等她到了审讯室,看着警察出示她的心里学专业证书复印件时,她明白了一半。
在那之后,男人也被带了进来,他对她说第一句话是,他已经告诉警察,他和柳青青之间所有的事情。男人还说,柳青青让他顶罪,可他还想陪着自己老婆再活些年。
听完男人的话,柳青青瘫坐地上,她知道自己已经完了,在接下来的审讯中,她交代了这些年,男人在明处作法,自己则在暗处一步步的利用心里暗示,把受害人逼到他们设定好的计划中。
在柳青青走进监狱的几天后,张昊搬出了四合院回到了学校。
一年后,那座四合院在棚户区改造中被拆除,不过,听拆迁的工人说,在那院子的井里除了发现个橡皮人头外,更重要的是,他们还在井底发现了一具蒙面的古代女尸。
没有人知道,在这座古老的四合院里住过什么人,发生过什么事。
也许,所有的事情到最后都是谜。
  

您的大名:
万水千山总是情,给个打赏行不行。 打赏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ruletree.club/archives/1586/
杰奇CMS3.0GBK解密修复版
« 上一篇 03-24
牧咻:背叛
下一篇 » 03-31

发表评论

已有 4 条评论

  1. 不暇VLv.6 说道:

    感觉还行,就是写得急了

  2. 加加Lv.1 说道:

    加油!

  3. 雷曼狂狂迷Lv.1 说道:

    故事开头的气氛还不错,四合院撞鬼,雨点的啪嗒声让人很有感觉
    但是这个剧情不合理,大学生怎么在四合院租房子,而且角色没交代清楚,情节也越到后边越狗血了。。
    其中有些赘词赘句希望改过来

  4. 小虾米VLv.1 说道:

    加油,好看,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