佟轮夏:学长

-1a93321fb86dc44.jpg
冷菡夜被人跟踪了。
跟踪她的,是一个变态!
冷菡夜的脚快速行走着,时不时往后面瞄一眼,后面的黑衣高大男子不紧不慢的跟着她,仿佛一只猫用看死物的眼神看着待宰的猎物垂死挣扎。
冷菡夜的额头冒出了细细密密的冷汗,她不断的加快脚步,想要甩掉他。
不知不觉中,冷菡夜走到了荒无人烟的郊区,冷菡夜的脑子飞快地转动着,突然想起,她暗恋了许久的俞宜乐学长的家住在这附近。
于是她加快脚步,朝着俞宜乐家走去。
身后的人还在有条不紊的跟着,时不时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冷笑,冷菡夜飞快往后瞄了一眼,她看到了黑衣男子宽大的袖子下的那只手,修长、苍白,食指带着沾血的银色指虎。
冷菡夜不敢再看,索性奔跑了起来。
夜色暗淡,山林中出现了一栋别墅,冷菡夜逐渐松了一口气,然后又加快速度,朝别墅走去。
身后的黑衣男子不知在何时不见了,但冷菡夜不敢松懈,终于,她到了别墅大门前,然后快速的按了按门铃。
“一定要在家,一定要在家!”冷菡夜死死的咬住嘴唇,心里默念着。
突然,门开了,冷菡夜赶紧进了门,把门砰地关上,不断地喘着粗气,额头的刘海早已被汗水打湿。
一阵冷风吹来,冷菡猛地抬起头,才发现,四周,是一片漆黑。
“宜乐学长?俞宜乐学长?”冷菡夜试探地叫着,可回应她的,只有她的回声。
冷菡夜不住的颤抖起来,冷汗又冒了出来,她屏住呼吸,打开了手机的手电筒。
刺眼的光芒射出,冷菡夜下意识的闭上眼睛,满满适应了这些光芒,冷菡夜再看四周,却感到浑身发寒,鸡皮疙瘩起了满身!
这是一间阴暗的客厅,散发着令人毛骨悚然的寒气,但这都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这件客厅的,血迹!
走廊的墙壁上,几条已经干涸的血迹纵横交错着,电视和沙发被白布遮盖住,上面有触目惊心的血迹,一只被砍断了的人手臂横放在餐桌上,高脚杯杯中的液体是暗红色的,像人类的鲜血。
冷菡夜忍着心中的害怕,颤抖着往里面走了几步,外面是亡命之徒,她不可能现在出去。
客厅正中央,一滩血迹散发着难闻的腥臭味,窗帘被冷风吹舞着,在风撩起窗帘的那一刹那,冷菡夜看到了窗外的,那颗骷髅头,白森森的,黑乎乎的眼洞仿佛注视着自己。
冷菡夜的手一抖,手机掉落在地上,她赶忙捡起来,飞快拨打了一个电话。
突然,门把手转动起来,冷菡夜一哆嗦,手机掉在了那滩触目惊心的血迹旁。
“冷菡夜?”门口,少年好听富有磁性的声音传入冷菡夜的耳朵,冷菡夜满满抬起头,看到了她曾无比爱慕的俞宜乐的脸。
“俞……”如果没有看到客厅里的这一幕幕,冷菡夜此刻一定会飞奔过去拥住俞宜乐,可是……
俞宜乐看到冷菡夜害怕的眼神,猜到了冷菡夜在想什么,他一笑,走进了客厅内,来到餐桌旁,拿起了那血淋淋的断臂。
“菡夜,你别怕,这不是什么恐怖的东西,这只是蛋糕。”说罢,掰开了那条“断臂”。
冷菡夜看着那条断臂被掰成两半,露出了里面黄色的东西,竟,真是蛋糕。
俞宜乐用手沾了沾外面鲜红的奶油,放入嘴中,舔了舔,然后笑道:“你看,这只是蛋糕。”
冷菡夜还是愣愣的,她问道:“那……那这房间……”
俞宜乐道:“这间屋子里你看到的所有的恐怖的东西,都只不过是一些整蛊玩具罢了,比如那滩血液,那只不过是红油漆,再比如窗外的骷髅头,那只是一个塑料玩具。”
冷菡夜再次看向那滩血迹,竟真的与红油漆有些相似,她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冷菡夜看着俞宜乐,松了一口气:“原来是这样,没想到学长你喜欢玩这些。”
俞宜乐笑着问道:“你怎么跑这里来了?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冷菡夜正要说什么,猛然间,眼神瞟到了俞宜乐右手食指上带着的那枚沾血的银色指虎,宛若晴天霹雳,直击她的心脏。
她的眼神染上了深深的恐惧,抬起头,看向俞宜乐,“学……学长……”
俞学长的笑容阴森邪恶。
那大滩血迹旁掉着的手机刚刚拨打的电话终于通了,有年轻男性的声音传出,“小姐,这里是派出所,有什么事吗?小姐,小姐?小姐?”
一只浑身带有黑色烟雾的手挂断了电话,然后把已经晕过去的姑娘抱到沙发上,昏暗灯光下的脸上带着几丝血迹,他仿佛没有脚一半,飘浮在半空中,宛若一只幽灵。
“菡,你不是喜欢我吗?我们永远在一起吧。”嘴角勾起一个诡异的弧度,声音沙哑恐怖。

您的大名:
万水千山总是情,给个打赏行不行。 打赏
原创文章,作者:小虾米,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ruletree.club/archives/1572/
月落荒山:偷桃
« 上一篇 03-19
宝塔nginx防火墙导致typecho无法上传图片
下一篇 » 03-21

发表评论

已有 2 条评论

  1. Ny.归零.Lv.1 说道:

    挺好看的,期待下一篇作品

  2. 佟轮夏Lv.1 说道:

    噔噔!这里原著作者佟轮夏,希望各位喜欢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