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灵光种华阳:酆都怪谈

63764522ad0899ea34dadf48d9a754c8.jpg
凶煞旅店

  相传民国年间四川酆都县中有一旅店,名为一见生财,其间有一客房最为出名,据说凡住者必不得安宁。

轻则魄丢魄散,变成植物人。重则当场横死,血肉横飞。

老板也曾请过所谓的高人,却没有一人能解决这间凶宅的问题。

这种情况一直到那李老头出现前,从未断过。

这旅店在闹鬼之前,凭着低廉的房价和干净的卫生环境,也赚了不少的口碑。

直到出了这档子事之后,生意才慢慢冷清了下来,只有白天才会有几个游客选择入住。

眼看着自己的生意被这间凶宅拖累,那旅店老板心中也是焦急万分。

而说起这李老头,却不知其由来。只听闻他冬夏穿一布袍,手中卷一竹席而行。

一日深夜,那李老头来到那旅店前,想寻个房间住上一宿,却又嫌客房嘈杂,欲寻僻静之处。

旅店老板无奈下指向那间凶宅说,“此间最僻静,但有鬼作祟,人不可住。”

李老头笑了笑说道,“无妨,僻静便可。”

老板看了看李老头的打扮,倒也像是个高人的样子,也不再多言,将那凶宅钥匙给了李老头便回到电脑桌前,继续追剧了。

李老头把竹席放在地面上铺开,而后倒头睡去。

夜至三更,房门忽然打开,只见一妇人脖子上系白布,双眸抉出,悬在脸颊上,舌头长伸至胸口处,缓缓而来。其身旁又有无头鬼,手提两头,头上却是双眸空洞,长发掩面。其身旁还有一鬼四肢黄肿,腹中鼓胀堪比十月怀胎。

三鬼在屋中找了半天,并未发现李老头的身影,相视惊诧道,“此间有生人气,而寻不至,奈何?”

那上吊缢死者说道,“我辈能摄人魂魄,无非先使人心生恐惧。心怖而魂先出,此人恐怕是有道行,不畏我等。”

李老头突然从竹席上坐起,口中喝道,“我在此。”

三鬼闻言大惊而跪。

李老头一一审问道,“你等有何冤情,在这人间逗留。”

三鬼忙自述生前本是儒门学子,死后藏便葬在这旅店下。如今的阴宅已被拆了盖成旅店,让三鬼无处安身,只好暂居此处。

李老头闻言微微皱眉,“此事那老板确有不当之处,但你三人为何伤及无辜,岂不知冤有头债有主的道理?”

那黄肿鬼笑道,“书上说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我生前被人用水溺死,便想要去溺死别人,有何不可呢?”

李老头闻言大怒,口中怒喝一句,“一派胡言!你等岂能为一己私欲而滥杀无辜。亏的你三人自称儒门子弟,如此行为,九泉之下有何颜面见孔孟!”

三鬼闻言大惭,沉默良久。

李老头轻叹一句,“此事毕竟是店家有错在先,明日我与他说明此事,为你三人寻一处安身之所。”

三鬼拜谢后缓缓离去。

一夜无言,次日。
李老头昨夜掐算,已然算出这店家做着买卖鬼魂的勾当,鬼魂固然是自己寻死,但是将死未死之际,不救他们一把,反而力促其死,大干天和。

李老头一边想着,一边从那凶宅中走出,便见到那店家手里拿着裹尸袋走来,迎面撞见李老头。

店家见李老头毫发无损,心中大惧,缓缓道,“你,是人是鬼。”

李老头看向那裹尸布,眉头一皱,“我当然是人。只是不知你这裹尸布是何意思?”

店主闻言神色一变,支支吾吾回道,“我怕这屋子里再出什么人命。”

那李老头已然知晓店家所作所为,却未曾点明。

李老头对那店家问道,“你可知这旅店底下有三人葬于此。”

店家闻言一惊,接着又说自己从未听闻此事。

李老头接着问道,“当初乃何人给你选的这块阳宅。”

店家回道,“当初是我请来一道士选的此处,说此处风水极佳。”

李老头闻言大怒,“黄毛小儿,害煞人也!”

“此处虽有龙象之姿,但已有主先入,那间凶宅里那三鬼便是此中住者。”

“那三鬼后人中原本能出一代将相,却被你把坟头抛去,建了这旅店。”

李老头看向店家脖子上戴的玉观音,又道

“你虽有护身符,却只能挡过一时,符碎之日,便是你命丧之时。”

“况且你的好运,其实是那妖道用你的阳寿换来的,你以为你卖鬼获利,其实你也不过是心术不正之辈的货物而已。没人能救你,你回去准备后事吧。”

店家闻言心中大骇,忙跪下求解救之法,李老头沉默半响方道,“唯有一法,或可保你性命。”

“我观此三鬼并不知自己阴宅之妙,今夜子时你可与我和他们当面道歉,或可保全性命。”

李老头又道,“除此之外,便无他法。”说完扭头就往门外走去。

店主忙把李老头追回,答应今夜去与那三鬼道歉。

时至子时,李老头与那三鬼言明利害,口中朗朗道,“而等既学儒法,便应当以孔孟之德为德,饶过那店家。”

“不然以尔等所犯杀孽,即便是我亲自超度恐怕也免不了受那十八地狱之苦。”

三鬼闻言面面相觑,自觉所言有理,便同意让那店家道歉。

只见那旅店老板从李老头身后缓缓探一个头出来,见这三鬼如此模样,又差点吓晕过去。

李老头见状一怒,一个耳光抽了上去,“赶紧道歉,除非你一心求死!”

那老板这才反应过来,跪在地上连连磕头。

李老头亲眼看见那三鬼身上怨气不断散去,口中也开始念起了佛门的往生咒。

三鬼身上渐渐虚化,最终魂归地府,再入轮回。

此后又过半年,李老头梦里又遇见那三鬼,却见那三鬼如今一身红袍紫蟒,此时却已成了各地城隍爷。
三位城隍对李老头感激不尽,若非当初李老头劝他们放下执念,又岂能修得今日正果呢。

而那旅店老板听闻在抗战中被鬼子乱刀捅死,死无全尸。

笔者想来,这便是天道轮回,因果循环吧。
(凶煞旅店篇,完)

阴司钱粮

话说那李老头自从为城隍老爷建庙立碑后,便驾鹤西去,其一生术法尽授予独子李天罡。

故事便从这酆都县说起。

相传四川酆都县,乃是人鬼交界之处。

县中有一井据说可沟通阴阳两界,每年要焚烧大约三千金的银元宝和纸钱投入井内,名为“纳阴司钱粮”。

人们若舍不得花这个钱,则必生瘟疫。

而每一次的瘟疫,都是让李天罡来解决的。

瘟疫过去,就是前面说的,李天罡会治鬼的那个老爹托梦,说县里马上要来一位清官,让李天罡速速迎接。

当天,李天罡连夜在山上布下一个释艮阵,“艮”,是八卦之一,代表山,也有坚强或坚硬的意思。在《众阁真言》中,山是很特别的东西,即为纯阳,又纳至阴,虽说山中的阳气要远远大于平原地区,但山中的阴气亦要比平原地区要强上不少,《茅山术志》有一大章便专门介绍对付山中恶鬼的方法,这“释艮阵”便是其中之一。顾名思义,“释艮阵”便是稀释山中恶鬼力量的阵法,在山中恶鬼出没的地方,都是阴气聚集之所,这“释艮阵”要首先用纯阳的东西摆出一个“拔阴斗”,把地下蕴藏的阴气吸出来,把患者摆在阵眼上,地下的阴气便会在患者身体上逐渐聚集,即使身上的东西再厉害,这地下源源不断的阴气也有超过他的时候,一旦地下阴气超过了患者身上的东西,那东西便会认为有来头更大的同行要占据这个身子,识相的就得乖乖走人。布了个瘟疫起来,好多鬼要来找替身,她为了报恩,就告诉那些鬼魂,朋友是自己看上的替身。新鬼不敢和她争,村民也才平安无事。

建国二十年,第一批知青下乡做村官,而刘安业便在此列。

刘安业到任,听闻有纳阴司钱粮之事,立刻严令禁止这种迷信行为。

自幼受马列主义熏陶的刘安业岂会相信这鬼神之说?

禁令一下,众皆哗然。

县中有位德高望重的老人出面说道,“大人若能与鬼神言明,我等自然支持大人所为。”

“鬼神何在?”刘安业问道。

老人答道,“井底便是鬼神所居,只是千百年来无一人敢往。”

刘安业闻言,毅然道,“为民请命,我死何足惜?我这便动身。”

说完让县中几个青壮年取来长绳,将刘安业绑住便向井底坠去。

而此时李天罡亦知晓此事,见状顿时从人群中跳出,直接钻进井中。

入井五丈许,地黑复明,灿然有天光。所见城郭宫室,悉如阳世。其人民藐小,

众人见刘安业到来,皆拜道,“大人是阳间的官员,怎么会到阴间来呢。”
刘安业答,“我此番前来,是为阳间百姓免除阴司钱粮。”

众鬼闻言皆连连称赞,一年长者说道,“此事还需与伏魔大帝关神商量。”

刘安业问道,“关公何在。”

“在殿上。”只听得刘安业身后一人说到,定睛看去正是那李天罡。

众鬼见李天罡前来,纷纷散去,不再围观。

“他们好像很怕你?”刘安业问道。

“呵呵,酆都县这一亩三分地里的鬼神,恐怕还没有不知道我李天罡的。”

“你们这全是封建迷信,早晚会被科学推翻的!”

李天罡闻言撇了这县令一眼,就仿佛在看一个傻冒一样。

“你若对我有不满,大可自己去寻关帝殿,我这就打道回府。”

李天罡说完便要往回走,刘安业忙上前拉住。

李天罡见状缓缓道,“今日若非看你还有三分正气,必然不会出手救你。”

说完便叫出方才那老鬼,亦问道,“关帝在何处?”

“跟我来。”老鬼回道。

那老鬼带我二人一路愣是引至一处,只见其宫室巍峨,上有冕旒而坐者,年四十许,容貌方严。

群鬼传呼曰:“某县令至。”

关帝见刘安业来,亲自下阶迎,允其上座,而后问道,“阴阳道隔,公来何为?”

刘安业立拱手曰:“酆都水旱频年,民力竭矣。国家尚苦不输,岂能为阴司纳钱粮,再作租户哉?知县冒死而来,为民请命。”

关公笑道:“世有妖憎恶道,借鬼神为口实,诱人修斋打醮,倾家者不下千万。鬼神幽明道隔,不能家喻户晓,破其诬罔。明公为民除弊,虽不来此,谁敢相违?今更宠临,具征仁勇。”

关公又道,“此妖道吾亦有所耳闻,只是阴阳路隔,无法去惩戒他一番。”

“本帝能感觉出县令大人身后这位是有道行的。”

“如此,你便替我走一趟,向阳间百姓言明。”

李天罡恭声道,“关帝所邀,李某必当竭尽全力。只是如此恐怕还不足矣服众,那妖道会瘟疫之术,关帝若能断了那瘟疫,便可大功告成。”

关帝闻言微微点头,从怀中摸出一引雷幡,问李天罡道,“你可会布斫龙阵?”

李天罡闻言微微点头,“茅山阵法,家父已尽数传授与我。”

“好!你速速回酆都县布下斫龙阵,寻那妖道决生死。他若还用那瘟疫之法,你便祭出这雷符。”关帝说道。

李天罡拱手遵命,与刘安业打道回府,又从那井里钻回了阳间。

“他俩活着出来了!”

不知是哪个村民先喊了一句,大家伙一块围了上来。

“咋样啊,神仙咋跟你们说的。”

刘安业咳嗽两声,示意大家安静。

“神仙说这阴司钱粮根本不是阴间所收,而是那妖道蛊惑人心,骗人钱财罢了。”

刘安业说完,顿时群情激愤。
毕竟,断人钱财,如杀人父母。

这些年若不是给这阴司钱财花了那么多的钱,酆都县也不至于这么穷。

还没等刘安业发动,村民就已经把那妖道家围了个水泄不通。

李天罡趁乱在那妖道院外布下了这斫龙阵。斫龙阵乃是一种众阁教的葬地阵法,其中混杂了众阁、茅山两教的精髓,是一种以山河之灵捍卫墓葬的阵法。所谓山河之灵,便是自然界阳气或阴气的总称,茅山术认为山河与生物一样,也有阳气与阴气之分,山为阳则水为阴,众阁教也有同样的认识,所谓“临山则阳盛,衰不惑焉”。

在茅山术看来,山河之灵是天地间最厉害的力量,非人与畜牲、恶鬼的力量所能抗衡,所以以激发山河之灵解决畜牲或恶鬼的方式方法层出不穷。

真正的“斫龙阵”有“九台”(分别是“鉴临台”、“定落台”、“星吮台”、“坤殂台”、“真仙台”、“合仗台”、“空榻台”、“空虡台”和“燧门台”,这九座台仅是九座法台,并无关键作用,关键的作用点在于九种器物,名曰“镇台”,但这“镇台”究竟为何物概无定论,大体上以各类玉石、煞器为主,按山脉走向正确安铸“九台”的位置)之说,这九台的位置依山势的变化而变化,依“镇台”的效果的不同而不同。

李天罡按九台方位在妖道院外布了个水泄不通,任他妖道有何通天本事,此番也难逃一劫。

“妖道,吾今日奉伏魔大帝之命取你性命,速速出来受死!”

那妖道闻言终于从屋里走出,对李天罡冷笑道,“李天罡,你我向来井水不犯河水,为何要坏我好事。”

“哼,以前是我见你行医救人,心底尚存一丝善念,这才容你到今天,你以为你偷练十八冥丁我不知道吗!”

妖道闻言面色一变,“既然你知道了,那么今天就都留下来吧,连你和这些愚民一起!”

“金行刃,木行林,杀人无形,草木俱兴。水行泽,火行雷。吞天吐地,呼风唤雨。土行地,撼山摇岭。五行齐出,请动天兵!十八冥丁,起!”

说起十八冥丁,此阵法乃是从众阁的十八脉演化而来。在古代众阁教的葬地阵法中,有一种未成文的山葬阵法,叫十八脉,是一种以猴子、猩猩等灵兽为祀物的灵阵,在盛行开山为墓的唐代颇为流行,其原理,是以异术为主、机关为辅,异术侵闯陵者之身,机关护陵椁之固,整个十八脉,要分成十八个脉眼,同护墓主安宁,但这种以动物为主的葬地阵法最大的缺点就是有效期短,多则百年,少则十数年,即告失效。此种阵法并无定数,小到鼠犬、大到虎豹,甚至是活人,都可为之脉眼。所以到了唐朝后期,有一些见利忘义的能人开始尝试用童子来代替灵兽,以此加强阵法的威力,并延长有效期限,用童子布的“十八脉”,便是所谓的“十八冥丁”,由于此种做法有违天道,所以自“十八冥丁”诞生之日起,便被众阁历代掌教所明令禁止使用,甚至连“十八脉”也一起被禁止了,这也是此种阵法在《众阁真言》中未有正式记载的原因。

那妖道语罢,十八冥丁齐出,李天罡暗叫不好,对天高喝一句,“天雷滚滚伴火行,阴火阳火各一成!关帝助我,雷符起!”

语罢只见无数天雷向那十八冥丁落去,几乎是一瞬间,那出场排面十足的十八冥丁便被轰成了飞灰。

妖道见如此这般威力的雷符,暗叫不好,当即向墙外跑去。

只可惜外面还有那斫龙阵围住,妖道刚迈出院中一步,便被万钧之力压在地上动弹不得。

李天罡冷眼看向妖道,“你只追邪道,不走正路,练这十八冥丁又不知害死多少人命。今日我替关帝斩此子于剑下,神明可鉴!”

说罢拔出腰间佩剑,手起剑落,人头落地。

酆都县不再纳这阴司钱粮,大伙的日子也变得越来越红火了起来。

刘安业因这件事被上级高度重视,直接连跳三级坐到了市长的位置。

李天罡也选择去磨练道心,游历中国万水千山,却又不知会发生什么新的故事...

外源作者QQ:1670598982

您的大名:
万水千山总是情,给个打赏行不行。 打赏
原创文章,作者:张峦,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ruletree.club/archives/1585/
紧急通知,有人冒充规则之树名义进行诈骗
« 上一篇 03-10
志龙传人:门缝中的眼睛
下一篇 » 03-14

发表评论

仅有一条评论

  1. 你猜我是谁Lv.1 说道:

    这本书让我觉得人生有意义了.
    这本书我谁都不借,给多少钱也不卖.
    看了这本书,我觉得我的人生不再孤独.
    这本书让我觉得世界如此美好.(五毛一条,括号删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