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雨声:金莲篇

11-43-24-timg.jpg
昆阿山脉下,一伙强盗正在四处肆虐,今夕正碰上了路过此地的寒士一家,雪花飒飒,被飘红染尽。
“吴老三,走了!”一个强盗搜刮完了最后的值钱物件,对着那个苍老的身影说。“啊,好,好!”吴老三转过头来,用手里的刀轻轻的把毛毯盖好,一拐一瘸的离开了这个血腥的地方:“孩子,我只能做这些了,能不能活下来,要看你的命了。”
天色渐暗,雪花掩埋了一切。却有铜铃声从远处想起,行来了一名老僧。他慢吞吞的走在雪地上,突然神色一变,快步上前,却只能留下一句叹息。
“阿弥陀佛。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老僧将夫妻和家丁的尸体挪到雪坑中做了一个雪冢,才慈祥的摸了摸那个男孩的头:“从此,浮屠寺就是你的家。”
当晚,浮屠寺老主持牵着一名男孩回到寺里,结束了万里化缘的修行。
山中无甲子,当年的男孩已经剃度出家为僧,成了寺里最小的小和尚。他经常抓住主持问一些问题:“师傅师傅,人为什么要活着。”
“人活着是为了修行。”
“那师傅在修行什么呢。”
“修禅。”
金莲不知道主持说的是什么,却依旧每天坚持早课晚课,不曾落下。但是对师傅师兄们修的禅,却依旧不懂。“释净师兄,什么是禅啊。”正在挑水的师兄呵呵一笑:“禅就是我挑的水。”
从此以后,释净慧身边就多了一名挑水的小和尚,从原来拎半桶水都有些勉强到后来的挑水,他还是不明白。
当他再去问主持师傅时候,老人微微一笑,让他去敲钟。一天一百零八响,渡去烦恼。在深山之中,樵夫若是行走的远了,便能听见悠悠的钟鸣,让心头无比的宁静。
“师傅,我还没有参到我的禅。”老人摸了摸他圆滑的头:“禅无处不在,时间一到,你不寻,它便来找你。”少年苦恼的离开了,第二天却兴奋的跑来找主持:“师傅,我梦到佛啦,是金蝉子哦,他说我是他的小师弟!”
主持沉默不语,金莲有些好奇:“师傅,难道你不信我吗?”主持摇了摇头:“哪里不信呢,修禅即修佛,佛见我时我便入佛。”
第二日,老主持圆寂在自己的茅屋中,释耀梵代理主持走过来和悲伤的金莲说:“师傅有最后一句话,让你去山下走走。”
金莲点了点头,收拾了自己为数不多的物品,背着行囊下山了。正值花开之际,金莲却坐在一只黑熊背上,摸摸它的头,黑熊也不恼,反而伸出粗糙的舌头舔舔他的手以示友好。
到了森林边缘,金莲从它背上下来,朝它做了一辑。黑熊人性化的摆了摆爪子,慢悠悠的走回了深山。
金莲深呼一口气,逐渐朝着有人烟的地方行走。出行不易,尤其是已经脱离俗世许久的金莲,当他适应过来的时候,却已经走出去了六千里。
云海郡今日来了一位新和尚,先是去拜访了城里的洪福寺,然后就在街角找了个地方做好歇息。“呔!那个和尚,那是本小姐的地方!”一个脸上不知道涂了些什么的女孩捧着一把剑,斜着眼看向他。他笑了笑,朝旁边挪了挪。
那女孩坐下,从怀里掏出来两个馒头,扔给金莲一个:“今天本女侠心情好,喏,赏你一个!”金莲道了一声谢,开始慢慢的嚼手里的馒头。
对面的于茉茉可不这么墨迹,几口将馒头下肚,看着对面吃了不到一半的馒头:“你吃那么慢,是吃什么绝世珍品啊。”
“回姑娘,这馒头的确很好吃。”于茉茉拿剑柄轻轻敲了一下他的头:“要叫我女侠!我可是要在将来叱咤江湖的风云人物!懂吗!”
金莲一边听她说着,一边解决了手里的馒头,开始闭目养神。一旁的于茉茉可不愿意,用手掐住金莲的耳朵:“你没听见本女侠的话?”
“回姑娘,听见了。”“叫我女侠!对了,你有什么去处没有?”“回女侠,小僧孑然一人,没有什么安定处。”
于茉茉笑着拍拍手,然后问金莲:“那你跟着我行不行,馒头管够,就当是陪我一起去转转了。”金莲点了点头:“好。”于茉茉笑起来如同银铃一般悦耳:“算你识相。”
两天后,金莲背着比原来重三倍的行李出了城。在旷野里兜兜转转三天,才见了一点人烟,讨了些饭食给饿的头昏眼花的于女侠。
五天之后在山里遇见老虎,于茉茉跑的飞快,过会才想起来金莲,然后悄悄回去一看,发现金莲一脸无奈的看着脚下撒娇的大虎,不禁目瞪口呆。
过旷野,宿村社,斜插渡过凌江险些掉到水里,过了半月才跌跌撞撞到了云澜郡。于茉茉尖叫着冲向酒肆,金莲在后面无奈的看着她,也缓步走了进去。
于茉茉点了坛好酒和熟食,又给金莲点了盘馒头,才开始大吃大喝。三旬未到,就已经醉的不像话了:“金莲,吃口肉啊,可香了。”“回女侠,出家人不能吃肉。”于茉茉看起来有些扫兴:“这样啊,那来口酒总行了吧。”“回女侠,出家人不能喝酒。”
于茉茉似乎有些恼火,但还是笑着看向金莲:“真的?”金莲未答复,却有一双唇印在了自己的嘴上,还带着丝丝酒气。
他惊讶的望着继续喝酒的于茉茉,于茉茉嘻嘻一笑:“笨和尚,你犯戒啦。”金莲没有说话,陪着她喝完吃完,然后向掌柜付钱再要了一间房,把于茉茉搬了进去。
看着在床上醉酒的女子,他把头扭到一边,然后轻轻叹息,把袈裟披到了于茉茉身上,然后听着于茉茉的呢喃,在凳子上入了定。
第二天于茉茉刚刚醒来,就看见在凳子上的金莲,还未开口,就被金莲抢了先:“于姑娘,小僧要回寺了。”于茉茉出奇的没有反驳,反而点了点头:“那好,有缘江湖再见啊,希望你早日参悟自己的禅!我们江湖再见!”
金莲在心底一声叹息,昨天夜里听见于茉茉的轻声呢喃,便是乱了心,他顺着驿道走着,却也不知道后面的女侠满脸泪水。“于茉茉,我参到我自己的禅了。”金莲在心头自己说。
走完全程已经半旬,回到寺中大雪封山三年,金莲在藏经阁中翻阅诸多典籍,偶尔却有一声叹息。三年后释净师兄还在参自己的禅,却听到钟声荡起一百零八响,然后在回音袅袅中走下山一个人。释净不语,闭上眼继续参禅。
一年前,江湖大盗偷走了许州知州的顶级夜光珠,心疼的的刘知州三天没吃下饭。没过三个月,藏剑山庄的上品秘籍也被偷偷调换,换了本大街上烂大街的破烂秘籍。这才引起了江湖大波,藏剑山庄庄主也广发通缉,谁若是能抓此贼,便赏他万两黄金。
可惜迟迟无人能抓住这名大盗,反而接连失窃了许多的珍宝。金莲对此却不挂念,只是来寻找那要江湖再见的姑娘。
一连几月未果,金莲宿在一座破旧寺庙,大雨倾盆,却从屋顶滚落下来一个浑身是血的人。金莲忙往火种添柴,将周围照的亮堂一些,才看见那人已经无力站起。
他轻轻将他扶起,摘掉蒙面的头巾却发现一双眸子死死的盯着他:“小和尚,下来找我了,我和你讲我现在可厉害了,整个江湖都知道我的名号呢!嘶~”似乎笑牵动了哪出伤口,于茉茉顿时疼的说不出话来了。
金莲没有回答,从包袱里拿出金疮药给于茉茉敷上:“我们寺里的金疮药,能比外面的好一些。”说着示意于茉茉睡一觉,他来守夜。
于茉茉睡了自从成为众矢之之后的第一次好觉。在梦里似乎还和以前一样无忧无虑,然后笑嘻嘻的和金莲一同在江湖闯荡。当她被嘈杂的声音吵醒以后,却是一脸惊慌:“遭了,那些人追上来了,金莲,你快……”
话没说完,就看见金莲站在那群人的面前,勉强抵挡着不让他们向前。他回头看了一眼于茉茉:“回女侠,小僧今天不能走。”
一个领头的似乎有些恼怒,狞笑着抽出来刀:“小子,你让不让开,不然可是敬酒不吃吃罚酒。”金莲很认真的摇了摇头:“各位施主,小僧不能让。”
“那就给老子去死!弟兄们,给我上!”他呼和着上前,一刀砍向金莲:“你让不让开!”金莲面无表情的挨了这一刀:“不能让。”
有更多武器伤在了金莲身上,他似乎对身后于茉茉的哭喊没有听见,反而朝她一笑。
这笑容出现过多次,自从相识到最后离开那刻,于茉茉见过很多。但是没有一次这么心疼:“金莲,你说到做到,你不准死,我不要你死!”“回女侠,出家人不打诳语。”
金莲已经血流如注,奄奄一息,却还是站在原地未动分毫,随着脸色变得苍白,那伙人也狞笑着逼近无法行动的于茉茉。
却见背后金光掠过,将周围浑浊不堪的泥水和血水都沾染了淡淡的金色,他们僵硬的回头,却看见完好无损的金莲站在那里,便丢掉了手里的屠刀,纳头便拜。
不一会见金莲还是站在那里,便慌忙逃跑,跑的无影无踪。
于茉茉惊讶的看着大变样的金莲,殊不知金莲还在与天人交战:“师兄,恕我不能回去了。”金蝉子恼怒的问到:“这就是你追寻的的佛法吗?”金莲微微一笑,朝于茉茉的方向示意:“世间安得双全法,宁负如来不负卿。”金蝉子冷哼一声,飘然离去。
金莲睁开眼睛,看着眼里还有泪光的于茉茉,走上前给她擦了擦:“别哭,女侠。”
那日,暴雨忽停,江湖传闻大盗归隐,从此安宁。
其实那日,于茉茉就问了金莲一个问题:“你参悟自己禅了吗?”
金莲会心一笑:“那便是你。”
那日,一名僧人背着一个小小的人儿,走进了深山。秋风为此划上了句号。

作者:风华雨声
QQ:2413585043

您的大名:
万水千山总是情,给个打赏行不行。 打赏
原创文章,作者:张峦,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ruletree.club/archives/1554/
买房二三事儿:今年的你还有计划买房么?
« 上一篇 02-13
typecho通过qq邮箱显示k值qq头像,且不暴露QQ号
下一篇 » 02-28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