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练笔,《回归囚笼》

018a545542ade80000019ae97dea85.jpg@1280w_1l_2o_100sh15-36-01-.jpg
在广世界,光速是不受限制的,时空是不稳定的,能够被能量所改变的,而个体是永恒的,熵是不变的,物质的总量却能不断增加,空间可以无限放大。每个来到这的文明都会为此种莫名的自由而欢呼雀跃,甚至认为它们的诞生之地,也就是布满规则限制的狭世界,是最无情的囚笼。
我从不这么认为,哪怕已经在这里生活了数十年,我还是怀念曾经漆黑的深空。
“广世界没有生命。”这是她离开之前的留言,从那以后她就消失了,或者说因为时空崩塌的发生,大部分人都消失了。
而我依旧注视着被线条充斥,形成一副纠结交错,不明意境的夜空,从兴奋到厌倦,从希冀到惶恐。我得有所改变,再这样下去自己可能会失控,然后被议会的人关押起来,在监狱中度过余生,尽管监狱比所谓自由来得更加舒适。
在下决定去咨询医生之前,我收到了通知,这份讯息其实传达给了来到广世界的所有人。是一场投票,决定人类文明是否离开,因为广世界尽管自由但充满危险,而人类也承受不起新的时空崩塌。但相对的,广世界充满了诱惑,其它文明乐于交换技术,星际航行轻而易举,那些在狭世界无法实现的,在广世界能够尽情发展。
所以,投票其实没有太多悬念,90%的人选择留在广世界,这个结果在我的预料之中,只是心情还是低落了下去。
医生没有给予我帮助,他总是在赞颂,赞颂世界的伟大,赞颂文明及生命的永恒,他不是很在意我的想法,他总觉得我缺乏建设文明的斗志,他给了我一盒肾上腺素,并且告诉我:“别成为怪胎,之前的怪胎都死在时空崩塌了。”
走出医疗室,我望着广阔的平台,无数的飞船正在升空,它们的尾部喷吐光芒。在遥远处达到光速后,那些光芒就仿佛停滞在了空间之中,留下笔直的痕迹。而平台是灰色的,被天空中无数的线条照亮,再过一段时间,天空会因为线条的增加,而完全变为光明。至于在广世界中,那些巨大而稀少的星球,早已被完全掩盖了,它们本身也就是没有价值的事物。
我害怕这样的光明,僵硬而冰冷。
我害怕永恒的生命,永恒的文明。
时空崩塌是什么,她消失的那一刻是露出笑容的,如果我处在崩塌的正中心,也会看着自己逐渐消亡,我会高兴吗?是的,我不想纠结这些问题了,我也不想呆在广世界了,数十年的人生变得好似没有意义,这里斑驳的色彩从来就不属于我,我开始怀念黑暗,怀念狭世界遥远的,永远也无法到达的星辰。
广世界没有生命,她是对的。
我轻轻关上门,用缓慢的步伐行走在透明廊道,许多人与我擦肩而过,他们大多数都是快乐的,他们大多数都是热爱着充满自由的广世界的。我尽可能的忽视他们,加快了脚步,走向了我年复一年所工作的地方,那里是个控制室,管理着所有的能量通路,我决定去修改几个参数。
永恒不属于生命,永恒也不属于文明,所以广世界没有生命,没有个体,没有社会,也没有文明,这是我比她更为偏激的想法,我甚至还想将这个想法传达给其它人。可惜我做不到,也没有时间了。
我如同没有思想的肉块,在本能的驱使下回到了自己的家,一切如常,没有任何变化。但我知道,能量会在这里集中,达到阀值后,小范围的时空崩塌就会开始,我期待在那时我会位于正中心。
没有等待太久的时间,我抬起手,看着自己的指尖正在溢散成洁白的碎片,逐渐的,思维也开始由清晰变为混沌。我知道我快死了,就算依旧活着,灵魂也是死的,一并死去才是最好的选择。
眼球也裂解为碎片,在陷入黑暗之前,那些天空的线条似乎也在破碎,我知道那不过是幻觉,临死前大脑最后的抗争。
然后,我可能是死了吧。
意识停顿了很久,很久很久。
没有思想,没有感知,没有时间。
光明却再次的,奇迹般的出现了,那充满温暖的光明。
“恭喜你的苏醒,这正好赶上了时间。”她坐在病床边看着我,相貌依旧,笑容依旧。
我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她。
“我们要抛弃地球了,曲率引擎已经研制成功,光速不再是限制了,人类将去往宇宙深空。”她接着说。
“宇宙深空。”我呆滞默念。
“是的,宇宙深空。“
她的发丝垂落在我的脸上,很痒却很舒服,我坐起来抱住了她,原本迟钝运转的思维开始清晰,那些被封闭的记忆终于涌现。目光看向窗外,灰黄色星球就在不远处,我知道那是什么,我也不想思考那是什么,我在意的,只是她在我耳边的低喃。
“还依旧沉浸在虚幻世界的人,我们无法拯救了。”

发表评论
加载中...
    1. shyon   2018-12-18 10:34

      发斯蒂芬

      查看对话
    2. star   2018-12-11 07:45

      这是回到过去,还是进入虚幻?

      查看对话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