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白:诡狐异棺

52d5a4dbe065056c136db12f1d401734.jpg

  1古墓

  王华是个没落世家的大少爷,平时喜欢吸点大烟,要是钱不够就拿点家里的东西去变卖换钱,俗话说的好,坐吃山空,祖上在有钱也经不住他这种败家子。家里值钱的东西卖完后他再去借,可惜他的名字早就臭遍了大街,除了那些放高利贷的泼皮无赖怕是没有人愿意给他借钱了。
此时王华被打的鼻青脸肿的蹲在角落瑟瑟发抖,泼皮章程又踹了他两脚恶狠狠的说道:“王少爷。要是下次再拿不出钱怕是只能用你的命来换了!”
王华唯唯诺诺的点点头,可是他一个落魄的富家子又能从哪里搞来钱呢?他思前想后回忆起了数年前家中还算富裕的时期他和村中的王二很是要好,有一次他和王二出去喝酒,酒过三旬王二掏出一枚奇异的玉佩向他炫耀。那是一枚做工精美的冰晶翡翠上面雕刻着一张怪异的狐狸脸,狐狸的口鼻样貌十分接近人脸,但被雕刻的凸透出了一张长嘴,其双眼处更是透出一抹惨绿,看着就一股诡异之气袭来,虽说是夏日炎夏,但那玉佩摸上去就一股恶寒之意。王二得意向他透露出这枚玉佩是他从一座古墓中盗来,别的东西早就变卖换钱了,但是这玉佩却一直没舍得卖。
王华点点头,那天他借着王二醉酒套出了古墓的位置,却一直没有放在心上,如今已经没有别的退路,还不如拼死一去那古墓中探上一探,说不定也能捞点钱财。
当夜趁着夜黑风高他偷偷来到了古墓所在,此地是一处乱葬岗,本地人称此处为狐葬岗,听说这里的狐狸会翻出死人的尸体啃食然后住进空掉的棺材中去,因此得名狐葬岗。
狐葬岗中孤坟丛生,王华摸出火折子打着来到一处断崖,断崖旁孤零零的立着一座孤墓很是显眼。王华说的古墓就是这里。

  2白狐

  王华掏出铁锹围着古墓四处敲敲打打,这附近的土质却极为坚硬铁锹很难掘开,他不由得犯了愁,王二显然没有告诉他盗洞在哪里。
他这一番动作惊吓出了不少待在这里的动物,不少狐狸钻出洞穴四处奔逃,王华只能握紧手中的铁锹警惕着四周奔逃的狐狸,待一切安定下来却还有一只白狐冷冷的蹲在墓碑上,用着那双碧绿色的眼睛紧紧盯着王华的一举一动。
王华刚想用手中的铁锹去驱赶白狐,白狐却悠悠的喊出了他的名字:“王华,靠近点,王华。”
那白狐的嘴角向上翘着尖笑着漏出一口利齿,它眼中碧绿色的光辉越发厚重。王华发现自己意识正在渐渐模糊,竟然松开了手中的铁锹把自己的脖子向着白狐的利齿上凑了过去。
王华拼命挣扎却发现也只能动动自己的手指,眼见自己要丧命白狐口中却也只能无力的闭上了眼,就在这时候有人从一旁冲出抱着他滚下了斜坡。那白狐发出一阵恐怖的嘶吼却也没有跟上来。
王华顾不得浑身酸痛连忙爬了起来,却看见救他性命那人正是王二。
“王二?怎么是你。”王华伸手将王二拉起询问到。
王二摇摇头叹气道:“想不到竟然会在这里碰见王少爷你,这月黑风高的你这等有钱人家的少爷想必不会无缘无故出现在这里吧?”
想到自己的现状王华又羞又气不知道说些什么,他反问王二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王二明显也是兴怀鬼胎,两人对视良久王二先率先开口:“想必王少爷出现在这里是为了那崖边的古墓吧。”
王华点点头:“那王二你?”
王二也点点头:“不瞒少爷,那古墓中确实有着大批钱财,只拿出十分之一相比都能满足少爷的需求,既然如此我也就不客气了,少爷你和我一起去,得来的钱财你我二人五五分成。”
王华实在没有什么拒绝的理由,就点头答应了。

3崖边盗洞

二人收拾一番又悄悄摸回了古墓旁边,那白狐已经不在此处,王华环顾四周显然还是心有余悸。王二却显得自在多了,不知道他从哪里取来一段长绳拴在崖边的一颗枯树上就滑了下去。
王华握住长绳小心翼翼的溜下了崖边,原来这断崖旁还有别有洞天,刚好有一小节岩石凸了出现形成了一个天然的平台,看来王二的盗洞就是从这里打进去的。
王二率先进洞,他打开火折子小心翼翼的爬了进去,王华紧随其后,两人爬行多时就看见一面青砖古石组成的厚重墙壁,王二悄悄靠上前去在墙上一阵摸索居然扣出了一块青砖,随后两人联手把所有的青砖都拿了下来。
随着两人跃入墓中,四周的氛围也一下变得的诡异起来,那火折子的光芒也渐渐变成了幽青。王二立在墙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王华初来乍到明显有些不知所措他正欲询问王二下一步做什么,王二却猛地回过头来轻声说道:“王少爷到别人墓中还是低声细语的好些。”那火折子散发出青悠悠的光芒照在王二脸上显得有些阴森恐怖。
王华咽下满腹疑问,还好这时王二也行动了,二人就在这昏暗的墓穴中无声的移动着,王华借助幽幽的灯火发现自己所在的地方应该是古墓中的侧室,两人一路在黑暗中摸索来到一处古旧铜门下,那铜门远远的就绽放出一对青光,走进一看原来在那铜门上雕刻了一只青眼狐狸,自狐狸双眼处放着一对明珠,正发出幽幽青光。
“夜明珠!”王华心中大喜,他和王二两人相互托着把那对夜明珠生生从狐狸眼中扣了出来,把玩着手中的夜明珠王华心中大喜,王二不屑一顾的看着他说道:“王少爷先别急着开心,好东西还在后面呢。”
王华点点头,正感觉头上微凉,他连忙抬头看清,先去被他们扣下瞳孔的铜狐双眼处竟流出了两道鲜血,一左一右不偏不起正好滴在他和王二两人头上。随后那紧闭的狐嘴竟然随着轰隆的声响吐出一口铜棺,还好二人闪的快,要不让必被沉重的铜棺砸死。
待烟雾散去,黑暗中又出现了两处绿光,王二高举着夜明珠凑到铜棺附近摸索,王华借助微光观察了许久突然大喊:“别碰那个东西。”

4狐尸

那铜棺上雕刻了数幅壁画,讲述的是一位狐妖修道的故事,在故事的最后它得道成仙,把自己的本体留在了这里,但在那狐妖修道之前就喜食血肉,所以它怕它走后自己的肉体在为祸人间,所以就把它封印在了这里。
王二愣了一下,他刚刚已经把铜棺翘起一角,听到王华大喊一时间愣在当场,他连忙想把铜棺关上却已经晚了,一双长有利爪的手伸了出来扣住铜棺边角,两人压制不住铜棺只听见轰隆一声巨响二人都被掀飞了出去,只见那铜棺中爬出了一位人形怪物,虽然看上去是人却生的一幅狐狸嘴脸,尖嘴猴腮身上还生出了许多白色杂毛,只是不知道为何那怪物双眼处被人用黑色粗线封住,其中还流出了绿色的脓液。
那怪物慢慢爬出铜棺,舒展了一下鼻翼对王华二人方向漏出一抹狐狸独有的尖笑,随后趴在地上向他们席卷而来。
“跑!”王二拉起王华二人向着一开始进来的盗洞处跑去,身后那怪物在地上飞速爬行的声音清晰可辨。
带二人跑到墙边才傻了眼,一开始的盗洞早就消失不见,王华摸索着墙壁喃喃自语到:“就是这里啊,怎么可能不见了呢。”
王二的脸色有些惨白他回答道:“怕是我们遇见了鬼打墙。”
那怪物爬行的声音越来越接近,王华无力的靠墙坐下叹息道:“我们怕是要死了。”
“死?”王二听到这里摇了摇头说道:“我绝不能死,快起来,这里还有一个出口。”
一听到还有生还的希望王华连忙站了起来却见王二拿出了一把刀给自己剃了个头,看见王华疑惑的看着自己王二介绍到:“那怪物没有眼睛,它能追杀我们肯定是靠着那铜狐瞳孔中的血色液体定位。”听到这里王华也连忙接过刀给自己也剃了个头。
他们二人先是将头发留在原地然后再悄咪咪的溜向了铜门,还未走远便听见一声怒吼,原来是个怪物扑了个空,一时之间恼羞成怒。王二连忙推了王华一把:“快走,去铜门哪里。”
那怪物爬到飞快,二人还未接近铜门就已经快被追上,王二牙一咬喊道:“你先走,我留在这里阻挡他。”
王华连忙点头,他连忙赶到了铜门处,那铜狐吐出铜棺后便一直张开大口,他略一思索便拿出了先前的夜明珠,借助光亮他发现先前那枚铜棺便是通过铜狐嘴中一条冗长的隧道中滑出来的,他稍稍考虑便头也不回的爬了进去。

5陵道

隧道不长很快就爬到了尽头,王华轻巧爬出隧道随即映入眼帘的便是恢弘大气的陵道,以左右侧室为例,一条青石砖铺就的明道贯穿前后,向右看可见十二座惟妙惟肖的生肖石雕坐北朝南,一座汉白玉铸造而成的祭坛拔地而起,其上一尊两耳三足青铜异狐炉立于其上。
就在这时身后传了一阵异响,王华左右望去随手掰下了一截灯柱作为武器守在隧道边上,准备随时给那怪物来上一记狠得。随着声音由远到近,一个人影灰溜溜的飞了出来,王华定睛一看那人正是王二。
这下可正是喜出望外,他急忙扶起王二关切的问道:“王二你没事把?你是怎么逃脱出来的。”
王二拍拍身上浮土,疑惑的说道:“谁知道那怪物怎么回事,我逃跑的时候摔了一跤,连那颗夜明珠都弄丢了,好不容易摸到这边来,一路都没有碰到那个怪物。”随后他左右望去,掏出火石来到那12尊生肖石雕旁,随着火石交错,竟然有点点光亮升起。
原来这些生肖石雕上或举或顶着一面巨大的火盆,火盆中盛满了黑色的石脂,然后王二如法炮制,把所有的火盆点着,一时之间此地亮如白昼。
随后二人借助光亮爬上汉白玉祭坛,那巨大的青铜炉就立在眼前。
“快看看里面有什么好东西?”王二兴奋的去摸哪青铜炉炉盖,只是这么一触他就呆在当场,愣愣的看向王华。见此情形王华也伸出手摸了一下青铜炉壁。居然还是热的!要知道此地已经数百年没有人来过,这青铜炉这么可能还是热的呢。
王二摇摇头说道:“我可不信这个邪,肯定是这炉子里面有什么好东西。”随后他登上青铜炉旁的高台把炉盖奋力推开,王华也紧随其后。

6狐婴

那青铜炉中栖息着一个婴儿,正酣然而睡。王华可以透过他起伏的身躯看出他还在呼吸,只是谁家的婴儿会长着九条白色狐尾呢?那九条白色狐尾随着婴儿呼吸不时颤动着。
王华正欲关上炉盖,王二却死死抓住了他的手,他指向炉中,在那熟睡的狐婴身旁有着一件金丝玉缕白凤袍,在青铜炉中发散出淡淡的光芒。
王华的眼神一下炽热了,这玩意绝对是无价之宝,若是偷到外面去,不要说欠债,就算是重整家业都是小事。
两人默契对视,悄悄走下高台商议起来。
王二体验:“要不要去那石雕旁弄些油脂,咱们一把火烧了这妖怪。”
王华摇摇头:“能不能烧死那妖怪两说,只怕这么一把火下去拿衣服肯定废了。”
王二沉思片刻说道:“既然这样,那么只有一个办法了,那就是偷,趁那妖怪睡把衣服从它身边偷走。”
既然主意就不能在浪费时间,二人准备了一根绳子绑在王华身上,王二在上面撑着,然后慢慢把王华放到那青铜炉中去偷取那件宝衣。
王二喘着细气,两脚撑开架在青铜炉口两侧慢慢将王华放下,王华慢慢用衣袖擦去额头细汗,他要尽量注意不要碰到那狐婴身体。
青铜炉中不深,王华很快就落到炉底,那狐婴就在此酣睡,那宝衣就在他身旁放着,王华慢慢伸出手抓住衣服边角向外抽出,那狐婴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九根白尾立起无意中缠在王华手臂上,被他不动声色的避开,眼见那宝衣被王华塞入怀中,他正欲抬头对王二比手势拉他上去,却发现一股阴狠的目光盯住了过来。
那狐婴冷冷的张开了眼,眼中杀气逼人。它早就醒了,只是假装熟睡,企图用尾巴悄悄缠住王华,如今宝衣就快被王华拿走再也忍不住了。
“拉!”王华大喊,随后王二大喝一声开始用力。
那狐婴九条尾巴像皮鞭一样抽打了过来,居然舞出了破空声,借助着王二在上的拉力,王华左脚登住炉壁右手向上探去勾住了青铜炉口,躲过了狐婴的尾巴。
那狐婴勃然大怒,像一只真正的狐狸一样趴在地上然后向空中的王华飞扑过去。王华竭尽全力才躲开狐婴一击,王二却经不住如此大幅度的冲击,手中长绳稍稍滑出,如此一来王华却又朝炉中落下一截,那狐婴露出一幅渗人惨笑,借助九条尾巴又在空中调整身位又对着王华冲了过去。
“王二,要死人了。”王华惊然求救。
王二一声怒喝,不顾双手血肉模糊硬生生将绳索向上甩了起来。千钧一发之际那狐婴身躯堪堪从王华身下穿过,王华趁机一脚真正狐婴面门,借助这股力他连忙爬出青铜炉,然后二人合力关上炉盖压在上面,把那狐婴怨恨的目光关在里面。那狐婴一直在试图冲撞出来,还好这青铜炉做工优良硬是抗住了狐婴的攻击。
听着那狐婴在青铜炉中渐渐没了动静,二人终于松了一口气。还未等二人歇息太久,那狐婴又在炉中哭了起来,声音悠久长且渗人心魄。

7独眼狐尸

王二趴在青铜炉盖上死死压着怕那狐婴又想出来,王华喘了口粗气卸下身上长绳将炉盖和青铜炉绑在一起。
待绳子绑好,虽然那狐婴还在哭着,二人却已经放松下来,王华正准备拿出怀中宝衣同王二看看,却见王二顾不得身上酸痛猛的起来伸出手指向自己后方。
只见那十二顶生肖长命灯原本赤红色的火焰渐渐变成了青绿色,一个人影慢慢走了过来,正是先前追杀他们许久的狐尸,那狐尸一颗眼球已经找回,原本缝住他眼皮的黑线被生生撕开散落一旁。
王华观察了许久,颤颤巍巍的掏出怀中的夜明珠观察了起来,这哪里是什么夜明珠啊,分明就是那狐尸的眼睛,王华不由一阵恶寒,差点把手中的眼球扔出去。
眼见那狐尸一步步的逼近,王华犯了愁,下去的路就那一条,他和王二总不可能从这么高的祭坛上跳下去吧。这时王二却早有决断他连忙爬下青铜炉招呼王华来帮忙。
只见王二拿下了所有稳定青铜炉的铁链,露出一脸狠色说道:“把这青铜炉推下去压死那玩意。”那狐尸独眼闪烁明显是对他们此举有所忌惮,但那青铜炉中狐婴哭喊声越来越大,狐尸还是还是坚定的爬上了祭坛。
“推!”王二大喊,他和王华一同用力将那青铜炉顺着祭坛的斜坡推了下去,十几吨的青铜炉携带着雷霆万钧的姿态翻滚了下去,在这等重量面前哪怕是那诡异的狐尸也无力抵抗,被青铜炉硬生生撞飞了出去。青铜炉中那狐婴刺耳的尖叫震耳欲聋,王二带着王华连忙逃下祭坛,二人现在想的就是赶紧找一条路逃出去最好,那青铜炉一路磕磕碰碰撞毁了不少生肖石雕,易燃的石脂流满了大厅,随着大火熊熊燃烧空中空气也稀薄起来,王华跑的口感舌燥,王二却没有感觉似的牵着他在大厅中奔逃。
那狐尸正在围追堵截他们,尽管被十几吨中的青铜炉撞飞了出去,那狐尸却和没事人一样,王华可以清楚的看见那狐尸硬生生把自己被撞断的左手掰了回来,然后和没事人一样继续追杀他们。
“得想个办法甩掉它,咱们可跑不过那东西。”王华提议道。
“你有什么好意见?”王二转头问道?
王华费力的抬起手指向了前方的一座生肖雕像,那青铜炉一路磕碰下来正好卡在雕像旁,不过那生肖雕像也不好过,现在裂缝百出马上就要坍塌了。
王二点点头表示明白说:“我去推那雕像,但是怎么把它引过去呢?”
王华嘿嘿一笑,从怀中掏出了剩下的那颗夜明珠眼球,他早就想明白了,刚刚不是王二命大,是他跌倒中丢失了夜明珠,然后狐尸先去寻找眼球才让王二逃得一条生路,既然眼球对狐尸这么重要,那么想必在故技重施一下应该会有不错的效果。

8逃出升天

两人商议好后便开始分头行动,狐尸明显楞了一下想要先去追王二,紧接着王华拿出了眼球对着狐尸晃了一晃。狐尸立刻调转枪头向着王华奔袭而来,王华拼命逃着。如今火势更大,空气中的氧气更加稀薄,他快要喘不过气了。
奔逃中他通过眼角余光看见王二已经就位,又看看身后狐尸张嘴间露出的一口利齿,王华拼尽吃奶了力气对准王二扔过去了眼球。随后他无力的倒在了地上,回头看着那狐尸越发的接近,若是狐尸对那眼球暂缓兴趣,自己这条命怕是保不住了。
还好王二很是聪明,他对狐尸大喊一声然后把眼球扔进了火种,这一下明显激怒了狐尸,他发出了非人的怒吼对着王二杀去。王二很是冷静,他露出不屑的面容然后推断了摇摇欲坠的生肖石雕,石脂流了一地又燃起一片新的火海。王二则是乘机跑了过来扶起王华两人连忙向着来时的隧道处逃去。
远方的火海蔓延到了青铜炉旁,那狐婴的惊叫声已经变成了哭喊声,那狐尸犹豫了片刻还是没有选择去寻找自己的眼睛。王华已经逃到隧道旁,他回头静静和那狐尸对望,两人隔着一片火海,那狐尸怀里抱着哭泣的狐婴用一只独眼死死盯住王华,企图要记住他的长相。
王二没有理会狐尸的动作,他连拉带拽的将王华推进了隧道解释到:“刚刚我们身上有那鬼东西的眼睛才会被鬼打墙,现在逃到那里盗洞肯定还在。”
两人一路上连滚带爬的来到了墙壁,那盗洞静悄悄的立在哪里,好像从来没有消失一样。
王华松了口气,王二脸色则有些异常,他紧紧拉住王华满脸充满哀求:“王少爷,我求求你,帮我把这一半的钱给我母亲送去。”
王华看着王二满脸哀求没有开口询问只是用力的点了点头,随后王华爬上盗洞,王二却迟迟不肯进去,王华疑惑的望向他,却看见王二一脸平静的推了他一把,随后王华在盗洞中翻滚起来,晕了过去。

9后记

待王华醒来已经白天了,他怀中揣着那件金丝玉缕白凤袍,身旁还有着一具尸骨,明显已经是死去多时。王华思索片刻突然领悟了什么,他在死尸身上一阵摸索从死尸怀中找到了一枚古怪的狐脸玉佩。
他将玉佩收好,回去设法卖掉了财物,将王二的母亲接到了家中抚养,还用剩下的钱做起了生意,至于那枚狐狸玉佩他则是当成了传家宝传了下去,他相信总有一天,这玉佩的主人会回来取走它。

您的大名:
万水千山总是情,给个打赏行不行。 打赏
原创文章,作者:小虾米,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ruletree.club/archives/1810/
从现在起,长期开始接模板订单咯
« 上一篇 04-20
阡夷儿:与你共青春
下一篇 » 04-26

发表评论

作者信息

小虾米VLv.1
文章 35 篇 | 访问 5296 °c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标签TAG

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