阡夷儿:与你共青春

ad5f105445694cad71c99204386b978a.jpg

可能你会被我某一天遗忘在风里,可能你陪不了我走完人生,没关系,能与你与共青春,本就很幸运了。

爸爸工作调动,我就被转到樱城三中读高中。
我办完转校手续时,樱城三中的学生已经开学一周了。
由于我是转校生,班导没办法给我重新安排位置。我只能先勉强坐在倒数第二排那个空位。
我的后排,是一个比我高一大截的男班长――林迟愿。
我记得第一天去三中上学的时候,正赶上我们四班的早读。
其它同学在大声念着英语范文,我翻来翻去,根本就不知道他们在念哪一本书。窗外巡逻的年级领导停在我位置外面,用很严肃的眼神盯着我。
他不知道我是转校生。
我手足无措,放在课桌上的双手冒出了汗,脸颊红了半边。
林迟愿突然站了起来,假装要去上厕所,把他手里的书故意扔在我脚下,离开了教室。
我赶紧捡起书,随便翻了一页,开始装作很认真读了起来。
我用余光扫了下窗外的领导,他总算是表情更亲和地走了。我长松一口气。
早读课是四十分钟,林迟愿去厕所去了将近二十分钟。
大概他是不知道那个胖领导要在那窗户外盯我多久,书又只有一本,才迟迟不敢回来。
其实我知道,他压根没去厕所。虽然来樱城三中不到两天,我还是知道厕所在左边的。
他跑出教室后,走的是右边。
少年飞奔的背影,青衫白衣,种下第一份涌上心尖的暖意。
我本想亲自和林迟愿道个谢,可惜事与愿违。
那天课间,我转过头去,把林迟愿借我的书轻轻放在他桌角。他看到了,嘴角绅士一笑,把书摆正了些。
我的“谢谢你呀”刚要脱口,他却正好站了起来要离开。我满是尴尬地把话憋了回去。
更尴尬地是,我要转回去的时候,脚不小心绊倒了他。
他没留神,一个踉跄,把前面两个女生的书全打翻在地上了。
我很窘迫,结果他先开口了,“没事哈没事,我来捡。”
门口等他的同学叉着双手,埋怨林迟愿“笨得跟头猪似的。”
林迟愿在地上手忙脚乱地捡,刘海有些凌乱,侧脸散发着安静的柔情。九点的阳光不太刺眼,正好从窗户撒进来,林迟愿的立体五官被凸现得很舒适,他沉默时眼睛会一直眨动,我怀疑他的睫毛可以放针。
他睫毛眨动的时候,仿佛在往那笔挺的鼻梁上倾星火。
短暂的两分钟,装点了我的情窦花季。
和其它男生不同,他不会故意去挑逗女生,去故意搞恶作剧惹女生生气,他不会在教室里和其它男生大声讨论或吹嘘昨晚的游戏成战绩。他话不多,但是却从他身上感觉不到一点冷漠。
数学考班倒数的我却很喜欢上数学课。
数学吴老师很凶,每节课都要叫学生上讲台做题板书。
林迟愿数学不算特别好,但是收作业时很认真,深得吴老师喜爱。吴老师的点名常客就是他。
林迟愿上讲台时,有很多女生会抬头“目送”他。
他拿起粉笔写字很利索,站在吴老师面前,像一颗青松,阳光俊朗,是个背影杀手。
吴老师在林迟愿板书时总会下来巡逻,看看我们写在草稿纸上的答案。
每次吴老师走到我这一组时,我就会紧张起来,一紧张,大脑一片空白。
听到前排的同学被吴老师呵斥,我吓得腿在发抖。我开始拼命抄起黑板上林迟愿的答案。
林迟愿解题思路断了下,握着粉笔的手悬在半空中,开始扭开头思考。
他一个余光,看到我正看他的答案,好像明白了什么,微微挪开了几步。
他挪开后,我可以清晰看清所以答案了。
等到吴老师逼近,我的草稿纸上满满是安全感。
老是偷看林迟愿的答案,我抄他的抄成了一种习惯。开始依赖起他,或许他给足了我面对吴老师的安全感。
有一回,吴老师在分析错题,指明曾经我们初中老师教的那个方法已不能再适用于高中了。
吴老师讲得口干舌燥,后排的男同学还在窃窃私语聊天。
吴老师发火了,讲这么认真居然大家没认真听,他把书往讲台狠狠一甩,怒目圆睁,看着我们后三排,开始点起了名。
很不幸,我被点着了,虽然我没有讲话。还有林迟愿,和另外两个男生。
这节课我马马虎虎听了一点,林迟愿因为发烧,根本听不下去,拿着语文练习册做了一节课,另外两个男生,就是讲话的男生。
所以说,四个人的命运瞬间掌握在我手里了。
我努力回忆吴老师的课堂,断断续续做出了那道题,站在我身旁的林迟愿抄起我的来,那两个男生都抄起他的来。
写完后,我们四个人还挺得意地回了座位。吴老师没看那一黑板慢慢的字,问大家,“你们算了答案多少啊?”
其它同学异口同声回答“三!”
我一看我的答案,是个无线不循环小数,心里倒吸一口凉气。
同学们哄堂大笑,我们四个小丑低着头,等待吴天师的死亡洗礼。
吴老师听到嘲笑声后转过头看黑板,一看我们四个的解题步骤,气得脸都青了。
“我这节课讲了什么?我重复了几遍?我都一直在强调,以前你们初中学的那个方法已经不适应于现在这个题型了!”吴老师开始念叨起来。
是的,我的解题方法就是完完全全按了初中老师教的……害惨了其它三个人。
吴老师正在气头上,指着我们四个人,让我们马上就去楼下操场跑两圈步。
“外面在下小雨诶!”有一个男生小心翼翼说。
吴老师瞪了他一眼,我们四个毫不犹豫赶紧冲下操场。
等到了操场,我故意说了句,“唉,逮上我这个数学学渣可真是麻烦上你们三了!”
另外两个男生故作撒娇,冷哼了声。
林迟愿笑了笑,假装一脸无所谓,摆摆手。
要开始跑了,林迟愿用谈判的语气试着和另外两个男生说:“胡夏轩一个女生要不就别让她跟着一起跑了吧,要是待会上去吴老师会问,直接说她跑了步。”
那两个男生纷纷点头赞成。
绿草如茵的操场在飘牛毛细雨,落在脸上冰丝丝的。我没穿外套,留在主席台上还是不会太冷的。
我站在那儿淋不到一滴雨,看着他们三个男生罚跑,步伐里有青春活力,又有点滑稽,煞是可爱。
林迟愿和他们一比,真的好帅气。
那是我最倒霉的一天,不知道为什么,因为掺着林迟愿,反而值得纪念了。
十六七岁,是女生情窦初开的季节,我渐渐听到一些有关林迟愿的暧昧。
年级里有好几个女生暗恋林迟愿。
她们会耐心苦等一周,在周日的下午守在篮球场看林迟愿投篮。
林迟愿脾气有点怪,只要他打球时看到围栏外有小迷妹在鼓掌在欢呼,他就立马不打球了,躲去远远的角落里,安安静静坐着看其它人打球。
他不喜欢被追捧,那些女生的心动泛滥,是他的一种心理累赘。
他只想过自己的生活。可是,他身上的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愈是让那些女生着迷。
我有去图书馆看书的习惯。林迟愿家离图书馆很远,他知道我每周会去图书馆后,有时会拜托我替他带上几本书。
我也会揣摩他的书单,可是,他爱看的书我却不太看得懂。
我喜欢看的书,他好像一点兴趣都没有。
不过,每周一的早上,我把书亲自交到他手上时,总有一种莫名的喜悦。
就一场庄重的交接仪式。
或许,是他闯进我青春的欢迎仪式……

后来他被班导推荐,进了学校播音站。
学校播音站很受樱城三中学生喜爱,因为播音站允许学生点歌。林迟愿就是每晚六点在广播站里准时为大家放歌的人。
想点歌的人太多,大家喜欢的风格又各异,学校创办了一个邮箱,由播音站的人每天随机挑选两人的歌单。
那段时间,下午我一吃完晚饭去上晚自习,就可以看到林迟愿匆匆往广播站赶。
林迟愿爱背单肩包,有些人那样背看起来拽拽的酷酷的,林迟愿只是为了更舒服一点。
他要是看到我,会专门停下来,特意挥挥手打个招呼。
我有时很庆幸成为他的前桌。因为他对其它女生,好像表现得很陌生。
我暗喜这份专属权。
他和广播站的同学相处得很好,腼腆恬淡的笑容掳获了学姐们的芳心。
在某个周日下午,我照常去图书馆还书。确切的说,是替林迟愿还书。
我怀里紧紧搂着那几本他看完的书,看到那书,我就想看到课间呆呆坐在位置上专注的林迟愿。
突然发现,原来快乐是这么简单。他翻的几本书,竟能让我的整个下午都像泡腾片一样热烈起来,欢愉起来。
青柠般微涩带甜。
在我还完书后,路过一家麻辣烫,透过透明玻璃,看到里面有一伙同学在欢腾。
再仔细一看,林迟愿也在里面。
原来是播音站受学校表彰了,所有站员都出来庆祝一下 。
其它人的口味重,远远站着的我都看得到那中间的锅里飘满小米椒和红油。
林迟愿吃得嘴麻了,傻傻地愣在了位置上,一只手在按摩自己的胃。
林迟愿的胃肯定不太好受吧。
不知道为什么,我看了莫名有点心疼。
难得周末,不用穿校服。林迟愿穿了件白衬衫,腰板直直的,散发着荷尔蒙的独特魅力。
坐在林迟愿对面的一个学姐,把一瓶牛奶递给林迟愿。
林迟愿腼腆地接下,学姐也甜甜一笑……
我看着却有些难过。
这是他们的盛宴,我的悲剧。
从心里就不想其它的女生靠近林迟愿。
别人是星辰,在我这儿,林迟愿可能就是星辰大海。我很想靠近,我只要触到一点点就可以很满意。
小伤感的我回去发了一封点歌的邮件,歌名是《你怎么蠢到我喜欢你都不知道》,然后做起数学题来,我希望这让我永远解不开的题目可以气死我,让我情绪爆发,就不会只想到林迟愿了。
林迟愿已经连续五六天放周杰伦的歌了。他喜欢听周杰伦的歌,而且点歌的学生里有好多点周杰伦的。
他何乐而不为。我差点因为这点讨厌上一点也不清廉的林迟愿。
我等着他从茫茫点歌者里把我掠过,又放一首让我听了想睡的《双截棍》。
谁知道,晚上六点,听到广播里他熟悉的声音,发现第一次点歌的我居然被他抽中了!
我的网名是“一条未成精的猪”,谁知道,发邮箱时忘记改掉了。
我听到他在广播里说,“下面放一首由一条未成精的猪同学点的《你怎么蠢到连我喜欢你都不知道》。”歌还没放,他就笑了。笑声回荡在整个校园里。
我把头发散下,缠住我整张脸,气得捶胸顿足。
还好,没多少人知道那网名是我的,不然糗大了。
“圈圈点点的蜷倦,所有防备瓦解在你面前,你怎么可以,视而不见……”
广播的声音很大,把那首伤感的歌的悲伤拉得更大了。我听着听着,像听哀乐一样。想起林迟愿的脸庞,我竟然忍不住稀里哗啦哭了一场。
也就是在那一刻,我发现自己原来是喜欢上林迟愿了。
歌放完后,林迟愿赶来教室上晚自习了。
经过我位置,林迟愿听到低微的抽泣声,才发现我哭过。
等他坐下后,他用笔轻轻敲了下我后背。我看讲台上的班导还在津津有味看金庸的老小说,偷偷回了头。
他压低了声音问,“你怎么哭了?”
我一时词穷,结结巴巴回答:“今天你放那歌太好听了。”
他不屑地看我一眼,吐槽我“真是没品味”,接着垂下头开始刷题了。
第二天,他被广播站的老师训了一顿,“昨天晚上你放的那是什么歌啊!还你怎么蠢到连我喜欢你都不知道,我还想问你怎么蠢到什么歌都敢放呢!你不知道学校禁止早恋吗?你放那歌内容也太明显了。”
我又喜又悲。喜,成功又把林迟愿坑了一次。悲,被训完的林迟愿眉头紧皱,楚楚可怜又迷离无色的小嘴也让我揪心。
我在某个大雨磅礴的夜晚,想到了林迟愿,越来越发现他在我这儿,是一份脱不开的情愫了。
月越圆越思念,我呢,月不圆也思念。
我冒出一个挺大胆的想法――我想进播音站。
月底,播音站还会招一次新。
招新要举办一个简单的小面试。没有准备的我讲话讲得断断续续,声音还在颤。
于是,第一轮就被直接淘汰了。我有点不甘心,不想就这样错过和林迟愿更近一点接触的机会。
招新会结束后,我去找了站长,希望她可以再给我一次机会。
站长看我表情真挚,同意我参加学校复试。
我恳请的语气是那么卑微,和站长说完后我突然伤感起来。从来都没有那么恳切地祈求别人,为了一个林迟愿,真的值得吗?
希望是值得的吧。
我找了一个学姐教我写播音稿。后面的两周,我都窝在家里反复练习播音腔。
可惜,复试那天,我还是被淘汰了。我根本就没有播音的一点天分,评委老师从我身上没看到一点热爱播音的影子。
也是,我是为林迟愿来的,怎么可能看得到呢。
我想先离开大厅,正好林迟愿进来了。
我的痛涌上眼眶,但是我忍着一滴泪都不敢掉。喜欢一个人,真的太累了。
林迟愿穿着长风衣,有玉树临风的痞气,他还是那么光鲜亮丽,我看都不敢抬头看他。
一看到他,就有一种挫败感,我太失败了,为什么就没进播音站呢。
林迟愿问我是不是来招生的,我点点头,想快速逃离。
林迟愿看到我手里被退回的申请单,知道我被淘汰了。
他突然拦住我,小声说,“你进广播站了!”
我眼里冒光,惊讶得长大了嘴巴,质疑地问:“真哒?”
他笑得露出两边的小虎牙,点了下头。
那天,正好是林迟愿被任为播音站学生主席的日子……
从林迟愿那,莫名得到了一种小溺宠。
樱城的樱花开得飒靓,因为林迟愿,我也渐渐爱上了这座城。

后来,我从没想过的事发生了。
林迟愿恋爱了,可是,他牵着的那个手不是我的。
我永远记得那一天,七月一日。
头一天,林迟愿拿了市里物理竞赛的二等奖。学校专门在大校门给他拉了一条横幅表彰。
我站在那红绸下,笑得比他还开心。
他给我们班所有同学买了一份双皮奶表示感谢。
避风塘的双皮奶口味有十几种,不知道为什么,他买的五十份都是芒果味的。
芒果,是我的最爱。
拿到双皮奶后,我暗喜,大概林迟愿是为我的口味而买的。
上一周他和我们几个同学一起去的图书馆,我们在路上谈论起芒果过敏。
他们几个人都对芒果过敏,只有我不会,而且只有我特别爱芒果。
闺蜜安菲从我那儿或多或少了解到林迟愿,她知道我喜欢林迟愿,她让我先慢慢来。
她说,来日方长,日久会生情,慢热的女孩子更让人心爱。
可是,坏消息也是她告诉我的。
七月一日,安菲和我说,林迟愿恋爱了。
我怎么也不相信,林迟愿身边女生都没几个,他恋爱了我这个前桌也该第一时间知道吧。
直到下晚自习回家,我发现自己错了。
我的自行车胎坏了,只好步行走另一条更近一点的路。
在路上,我看到了林迟愿,他的身边还有一个女生。
林迟愿紧紧牵住她的手,替她拿着书本。
原来林迟愿是送她回家啊。
那时已经夜深了,路上没有多少人。
我很害怕,可是却故意越走越慢,不敢让林迟愿发现我就在身后。
我那么悲伤狼狈的样子怎么能让他看到。
我很不解,问安菲,“可是昨天林迟愿给我们买的双皮奶是芒果味的啊!”
安菲用一种无奈的语气和我说,“你太单纯了,你以为他是为了你才买芒果味的?现在避风塘在装修,双皮奶只卖芒果味的,奶茶只卖原味的。”
我恍然大悟,原来我以为的以为只是我以为的以为。
林迟愿对我,可能真的连一刹那的喜欢都没有。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前桌而已,仅此而已。
那个女生叫晗冰,不太高,很甜美,声音和日漫声优一样好听。
她有腿伤,申请了不穿校服。确实,和我们那一大群穿着灰黑色肥大袖子校服不一样,每天都换着不同的萝莉裙的她气质出众。
她性格稳重,是樱城三中的英语学霸,却很低调。她有淑女的落落大方和甜甜的脸颊,很讨人喜欢。
在林迟愿面前,她不太爱撒娇,林迟愿爱看球赛,她也会安安静静坐在他身旁陪他一起看。
林迟愿热爱的事情,她也尝试热爱。
我偷偷看过晗冰的空间,里头置顶的一条是关于林迟愿的说说。
配图里林迟愿头上扎了个小辫,一双纤纤细手捏着他的脸,怪甜蜜的。配的一行文字是:远山近水是人间,没有远山,没有近水,单有你亦是人间。
我看到的时间热泪盈眶,这是我原来摘抄过的句子。曾经还和安菲约定,要是以后遇到特别喜爱的男孩子,就用这句话官宣。
从其它女生那得知,林迟愿和晗冰早在初中就认识了。林迟愿一直暗恋晗冰到现在。
林迟愿已经给晗冰一起走过四个生日了。这一年,林迟愿鼓起勇气,和晗冰告白了。
林迟愿和晗冰一直都是两个人互相偷偷喜欢。多浪漫的平安夜,他们在一起了。
林迟愿当初会答应班导进播音站,也是为了晗冰而去的。
多么讽刺的关系,我爱慕着林迟愿,林迟愿爱慕着他的心动女神――高甜少女晗冰。
从林迟愿和晗冰在一起后,他出现在我面前的次数越来越少。
每天下课,他都会跑出教室爬去六楼看晗冰,每天放学,他都背起早早收拾好的书包去送晗冰回家。
我看得到,林迟愿对晗冰倾注了所有的深情。
有时想再好好看看一眼林迟愿,他飞奔的影子连个侧脸都不肯给我留下。
林迟愿怎么可能一心二用,他的成绩在慢慢下滑。
我记得那天去教学楼后面大扫卫生,听到林迟愿的好兄弟拍了几下他的肩,眉头一皱,对他说:“哥们,因为早恋毁了你的成绩值得吗?自己好好看看排名表吧!”
谁知道林迟愿眼神坚定,回答说:“我不后悔,我愿意。”
“我愿意”三个字传进我耳朵,我手里的扫把没抓紧掉了。林迟愿和他兄弟看到我,急急忙忙走了。
留我站在原地迷茫许久。

我决定要放下林迟愿了。
可是经过篮球场时,还是会忍不住看他几眼。
夜太漫长,遗忘太难。
我还是会问其它人有关他和晗冰的消息。虽然每次听到心里都刺痛。我试着不经常和林迟愿讲话,可他一如既往还是会在课堂上用笔戳我的背,会在数学课上挪开身体让我抄答案……
元旦汇演要到,我们班也搞了一个节目,我在里面跳舞。
晚上在冻人的操场主席台上排练时,林迟愿也跟来了,说要凑凑热闹。
我那个片段不用今天排,就坐在一旁替她们放音乐。
林迟愿走到我面前,问我为什么不去跳。我摇摇头没理他。
林迟愿坐下了,离我只有五厘米。
他随口问了句:“怎么看你最近都不太对劲?情绪怎么很低落?”
我没有转过头去看他,也没有回答他。安安静静看着她们跳舞。
林迟愿也没再问,静静坐着,陪我坐了一节晚自习。
我的心跳仍然炙热,可是我知道,他不是属于我的,再怎么靠近,他的温度也不是我的。
我后来离开了。没回教室,在食堂阿姨那哭了出来。
食堂阿姨不停安慰我,说:“小小年纪有什么事让你哭得这么难过啊?”
我说“我失恋了”,食堂阿姨笑了一个晚上……
是的,我是失恋了。还没来得及拥有就已失去。
林迟愿靠近我的那个夜晚,是我的告别仪式。
爸爸可以转正了,他问我回龙城吗。
我想了一晚上,还是回去吧。
我也曾想和林迟愿在樱城高考的,一起挥洒青春,那是多么美好的事情。
只是,我爱林迟愿爱得太深沉,我必须遗忘他。他的人生里有一队车队,我是里面的一个过客,他给过我花火,给过我感动,最后也还是会忘记我。
只有安菲知道我要转回龙城了。
走的那天,教室里一如既往,地球还在漫无目的自由转动。
我在教室后门迟迟犹豫,看着里面坐着的林迟愿,突然一阵心痛。连我课桌上的那些书我都没勇气踏进去收拾。
爸爸看错时间了,误了火车。我们只得两天后再回去。
晚上,林迟愿给我打来一个电话。也是打给我的唯一一次电话。
他从安菲那知道我要离开樱城了。
他约我去蜜雪冰城,说要请我吃一次冰淇淋,就当为我送别。
我欣然同意了。
可是当我快到蜜雪冰城时,看到他紧紧护着晗冰的手怕她受冻,两个人在门口等我。
我怕懦弱的自己待会会控制不住哭出来,于是偷偷走了。
离开后我一个人去了樱城最有名的樱花湖。樱花早就落光了。满地萧条再不见浪漫。
终于,他在我的青春里可以画了一个不太完美的句号了。我挚爱的少年,此后不要再见了。
妈妈喜欢听老歌《爱的代价》,我喜欢上了里头的几句歌词:也许我偶尔还是会想他,
偶尔难免会惦记着他,就当他是个老朋友啊,也让我心疼,也让我牵挂,只是我心,不再有火花,让往事都随风去吧。
我离开樱城很长一段时间后,安菲给我发来一张照片。
照片里头是我蹲在地上看那干瘪枯了的樱花,我头顶上还沾了几片花瓣。眼角的泪就要掉下了……
原来那是林迟愿拍的。那天他在蜜雪冰城没等到我,猜到我会去樱花湖。
他躲在一棵樱花树后面偷拍了我。
他和晗冰说,他曾有个很可爱的前桌……
林迟愿,谢谢你也曾盛装莅临我的青春。

您的大名:
万水千山总是情,给个打赏行不行。 打赏
原创文章,作者:小虾米,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ruletree.club/archives/1804/
墨白:诡狐异棺
« 上一篇 04-26
杰奇2.4开源版小说编辑报错问题,解决方案
下一篇 » 04-2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