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兰迪:杯弓蛇影

14-24-06-32.jpg
一桶泡酒

每一天,夏初都在惊惧与苦涩中度过。而这一切,还要从那一天说起。
夏家祖上七代都是捕蛇人,不过到了夏初父亲夏大海年轻时,捕蛇已经赶不上市场供应了,再加上属于违法行为,夏大海索性转型搞起了养殖,很快养殖场风生水起,夏初在学校里也成了出了名的富家子弟,名列十大出校门走小巷必被抢杰出人物之一。
但是毕竟受祖传文化浸淫熏陶,夏大海心知这养殖的无毒蛇,根本比不上野生毒蛇鲜美。尤其令他念念不忘的是,少年时跟父亲去越南吃过的丽纹蛇。
这种蛇很邪性,毒性超强,不吃别的,专吃其它蛇,甚至同类相食,因此肉味非常鲜美独特,尤其它的肉里也带着些微毒性,吃过之后会令人产生如梦如幻的美好享受。
他真想再尝尝这美味呀。
这年秋天机会来了。夏初记得,那天夏大海半夜匆匆收拾了旅行箱,跟徐敏交代了两句,就出门奔机场了。妈妈告诉他,夏大海去越南买蛇了。
白驹过隙,不到五天夏大海就一脸喜色地进了屋,也来不起洗净风尘,就从旅行箱里摸出一塑料桶泡酒。
夏初看到那瓶酒呈棕红色,里面有一个比鹌鹑蛋大一点的椭圆形的黑球。心里有点纳闷,这是泡的什么啊。
夏大海迫不及待地倒了一杯,咕噜一声喝进嘴里,随着他长吁一口气,脸上顿时浮现出红晕和酣畅的神情。那一刹那,夏初就感觉老爹好像换了个人似的,精神了,正能量了。他更纳闷了,就问夏大海,这桶里泡的是什么。
“这是蛇胆,丽纹蛇的蛇胆。”夏大海如数家珍地说道,“丽纹蛇胆奇毒,生吃熟吃都会死。但这是越南蛇老用秘法酿制过的蛇胆,把精华都封在里面了,一点点渗出来,可是既美味又大补呢。”

牛皮癣

打那以后,夏大海每天都要喝二两。夏初是眼睁睁见证老爹的肩周炎好了,身子板直了,精气神旺了,就连脸上的皱纹都少了。
似乎这酒对身体的滋补立竿见影,甚至让夏大海连脑筋都活泛了,竟然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搞出了一种新款泡酒,赚得钵满盆满,家里的日子过得越来越旺。“儿子,等你初中毕业了,不用考高中,爸给你送美国读书去。”
“爸,我不去。”
“咋的?男儿志在四方,你害怕啊?”
“嗯。我怕得麻疹。”
“那就去英国。但记住了,可不许带个男朋友回来哦。”
美好的蓝图徐徐展开。可是夏初半夜起夜时,经过父母的房间门外,也偶尔听到夏大海跟徐敏窃窃私语:“你说奇不奇,前几天我去复查,肝癌好了,没癌细胞了。这酒果然大补啊。”
过了几天,夏天又听到夏大海在卧室跟徐敏说:“你说这事,我咋长牛皮癣了呢?”
“癌症好了你就烧高香吧,牛皮癣又不要命。”徐敏说。
“你说得也对。”夏大海笑着说,“不过痒得难受,那天我去看看专科医院。你帮我挠挠。”
“你把衣服穿上。别传染了我。”夏初听见徐敏说,“别说,你这一到晚上就冰凉冰凉的,挨着怪舒服的,家里都省空调了。”
夏初好奇,隔天就趁夏大海午睡时去看,正是暑假时节,夏大海光着膀子躺在床上,夏初看了一眼就差点惊叫起来。只见夏大海的前胸、后背、腰上都起了黄豆大的小红疹子,像水泡似的。有些似乎被挠破了,就形成了蛇鳞似的瘢痕,打远处看他爹就好像白素贞要现原形了似的,这根传说中的牛皮癣可不太一样啊。倒是有点像吕斌说过的那个蛇缠腰。
吕斌是夏初的老铁,俩人同是十大被抢杰出人物之一。不过吕斌家里有文化多了,爸爸是法医,妈妈自己开了个专科医院,所以这小子经常跟夏初说些尸检、病症之类的事,耳濡目染,夏初也略懂一二了。
不过夏初把这事跟吕斌一说,吕斌就笑了,“不心慌不发烧,肯定不是病毒感染。”
夏初总算放了心。

异变

夏初记得,那天凉风习习,是少有的清爽夏日,窗外一轮明月皎洁无暇,阵阵悦耳虫鸣随风轻扬。他迷迷糊糊地正快睡着了,忽然听到客厅里传来惊叫声。
是妈妈!
夏初立即惊醒,翻身就冲出卧室,但那一刹那他吓呆了。
他看到一条水缸粗的巨蟒正盘踞在客厅,血盆大口已经把他妈妈的双腿吞了进去。可是更惊悚的是,那巨蟒长了一张人脸!是他爸爸夏大海的脸!
夏大海的瞳仁缩得如同绿豆粒般大,直勾勾地向他盯来。下巴一掉二尺长,那张嘴以不可思议的方式扩大,随着喉咙的蠕动,一点一点地将他妈妈徐敏往肚子里吞。
徐敏挣扎着,可是无济于事。她眼中流露出恐惧和无奈,疯了似的大喊:“初子,快跑!快跑啊!”
人面蛇显然增加了吞吃速度,眨眼之间,妈妈徐敏就消失在了蛇口中。紧接着,人面蛇以一种诡异的方式扭动着向他爬来。夏初一个激灵缓过神来,慌忙逃进卧室,将门紧锁,又把床推过来堵住房门。
门外传来砰砰砰的撞击声,他眼睁睁看到房门在不住的剧烈颤抖,仿佛下一秒就要被撞得粉碎。
来不及多想了。他向窗外望了望,四楼的高度,跳下去肯定会摔死。但是别无他途了。他立即来到窗边,翻越出去,抓住旁边的下水管一点一点往下爬。
砰……他的房间里传出巨响。此时他已经爬到了二楼的窗户中间位置,仰头一看,人面蛇的脑袋从他卧室窗口探了出来,月光皎白,照得夏大海那张布满鳞片的脸更加诡异。夏初惊惧之下,把心一横,松开水管跳了下去。好在不高,他在地上打了个滚,立即爬起来往前跑去。
他疯狂地奔跑,根本不知道方向,一直跑到自己跑不动了才停了下来,抬头一瞧,这里有一处市政公园,便钻进小树林找了个长椅坐下来。
他根本来不及为妈妈的死感到悲伤,也来不及为爸爸的异变感到惶惑,他的心不住颤抖,担心人面蛇会追来,会吃掉他。
好在一直到天亮,人面蛇也没追来。家是不敢回了,他只能去找吕斌商量。吕斌听说这事,虽觉得离奇,但看夏初的样子也不像疯了,就赶紧带着他报警。跑到派出所时,恰好遇到了夏大海。
“可找到你了,你妈呢?”夏大海劈头盖脸地就问。
“我妈?不是让你吃了么?”
“什么时候了还开玩笑!”夏大海抬手就要打夏初,那神色看起来是真着急了。好在民警拉住了夏大海,带着一行人回到下家,然而经过一番勘察,也没有发现血迹等可疑迹象。“这门是怎么回事?”唯一的可疑之处就是夏初的房门门锁裂开了。
“我也不知道啊。我一早晨起来,就发现他们娘俩不见了。到处联系不上,这不就报警了么?”
“人我们帮你找,带孩子去看看吧。”民警点了点脑袋就离开了。夏初的心坠到谷底。

再次遇险

“别怕,今晚我陪你。”吕斌安慰夏初。此时快到正午了,夏大海却觉得头痛乏力,说去睡一会儿。
吕斌眼珠转了转,提出一个推测,恐怕夏大海的异变给那桶酒有关系。
于是俩人悄悄摸到客厅的酒柜,把玻璃门打开。吕斌用一个小漏勺把那枚蛇胆捞了出来,仔细地端详起来。半晌他突然神色大变,将那蛇胆丢进酒桶,趴到夏初的耳朵边说:“这不是蛇胆!是人胆!”
人胆!夏初只觉得头皮发麻,难不成他老爹本来就有吃人的习惯?
“不一定是你爸爸的问题。”吕斌说,“我爸爸的实验室里有很多标本,其中的人胆跟这个一模一样。可能是南洋那边有人练邪术用人胆泡酒,让你爸爸当蛇胆酒买回来了。”
“可现在怎么办?”
“静观其变吧。”吕斌带着夏初出了一趟门,回来之后就躲进卧室,摸出来新买的软梯绑在窗户边,又吃了一些刚卖的零食,等待天黑。
“如果我也看到的话,那就说明你没出现幻觉。”吕斌说。
入夜了,气温仍然燥热。房间门锁好了,两个人靠在窗前,虫鸣声声,却被心跳声压制。
砰……忽然,一声撞击从门口传来,两个人吓得一哆嗦,心脏突突突跳个不停。然而很快门外就传来夏大海的声音:“你们俩干啥呢?快出来吃饭。”
“吁……看来是夏叔叔叫咱俩吃饭。”吕斌松了一口气,就往门口走去。
“喂……”夏初想喊住他,然而吕斌已经拉开了房门。
夏初的心头提到嗓子眼了,眼睁睁看到门外一条巨大的人面蛇正直勾勾地盯着吕斌,下巴骤然下落二尺长,猛然一低头,就把吓呆了的吕斌吞进嘴里。
幸好有前一天的经验,短暂的震惊过后,夏初连忙爬上窗台,顺着软梯一路爬了下去。可是那条人面蛇竟然也追到窗口,顺着软梯爬了下来。他身上的鳞片仿佛无数的小手,牢牢抓住软梯的绳子,紧跟着夏初的前脚就爬落到了地面。
夏初浑身的血都冷了,他不顾一切地疯狂奔跑,而那条人面蛇就紧随着他,扭动身体飞快地追逐。
很快,夏初跑上了主干道,虽然是夜晚,但依然有车经过。夏初奋力地奔跑,猛然看到前方大灯照得眼睛刺痛,他忍住短暂的失明把心一横——就算被撞死也不能被吃了——飞快地横冲过马路。
紧接着他听到身后传来轰然一声撞击声,紧接着是刺耳的刹车声,下意识地扭过头来,看到一辆大货车停在路上,车灯把地面照得通亮,几十米外,他的爸爸夏大海正倒在血魄力,恢复了人的模样。
夏初愣愣地走过来,低头盯着夏大海看。那司机以为也慌了,一边报警一边安慰夏初。很快警方和医护人员赶到现场,经过现场确认,夏大海已经没有了生命体征。
看着殡仪馆的车把这个曾经是自己父亲的男人拉走,夏初的心里却丝毫没有悲伤,反而好像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这时他才想起母亲,抱着头蹲在地上痛哭起来。

揭开真相

交警问明白死者是夏初的父亲,又听说派出所正在帮这孩子找失踪的妈妈,就把他送到了派出所。
“啥?他爸追他被车撞死了?”值班民警正巧那天去夏初家处过警的,还记得帮夏初找妈妈这事,就拉过来问他。但夏初学乖了,没说他爸变成了妖怪,就编个谎说他爸神经了,要追杀他。“都是那桶泡酒喝的。他说是蛇胆,可我同学说是人胆!”
民警大惊失色,立即带队赶赴夏家,经过鉴定,果然是个人胆。随后民警在夏大海的微信中找到线索,迅速与越南警方合作,捕获了蛇老。
经过审讯,蛇老交代,这胆的主人叫阮秋,是他老婆。年轻时两人经常一起进山捕蛇。有一回阮秋不慎被丽纹蛇咬伤,按说不出五分钟她就会死。可她却一点没有毒发的迹象。蛇老就起了疑心,暗中四下打听,后来一个南洋的降头师告诉蛇老,阮秋应该是个罕见的阴女,胆有吸纳蛇毒转化降解的功效。如果用这个胆吸饱了蛇毒,不仅美味,而且有超凡的滋补功效。
蛇老见猎心起,按照降头师教的方法,回家就把阮秋囚禁起来,每天只喂食蛇毒,七七四十九天之后,他将阮秋活生生剖开肚子,掏出人胆。
但他不敢吃,生怕万一是降头师猜错了把他毒死,于是将胆泡进酒里,想着时间久了,酒把毒素稀释了再滋补。没想到这一泡就是三十年。那天他拿出来喝了一杯,感觉真是别提了,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人间至味是清欢呐。
但他对外不敢说这是他老婆的胆。只说是丽纹蛇的胆。有天老朋友夏大海就跟他提起丽纹蛇了,说自己得了肝癌,时日不多,想在有生之年吃到最美味的丽纹蛇,此生就无憾了。
夏大海年轻时救过蛇老的命。蛇老就想帮夏大海了了心愿。于是把那桶酒倒出两瓶自己留着,剩下的就都给了夏大海。却没想到反而把夏大海害疯了,看来这蛇毒泡了三十年也没稀释匀称啊。

噩梦重来

很快,越南方面的法院判决蛇老死刑。在临终前,在蛇老的请求下,他见到了夏初。四下没人,夏初问蛇老,夏大海为啥会变成人面蛇。
听夏初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蛇老顿时面如死灰。“我不知道,我也不知道咋会这样。我是真心相帮你爸爸。”
半晌,他又恍然大悟似的对夏初说:“按我们这边的传说,往死的人冤魂不散,我看是阮秋的鬼魂藏在胆里,害了你爸爸吧。”
“那怎么就能把他变成蛇呢?”夏初不甘心。
可蛇老也不是专业人士,无奈地看着夏初说:“我是个要死的人了,我但凡知道怎么会不说。可鬼神的事,哪说得清呢?”
父母双亡,按理说夏初应该被送进孤儿院。但吕斌的父亲好心收养了夏初。“你父亲身上的癣,好像是鳞片。你说他变成人面蛇,把吕斌吃了?”老吕曾经这样问夏初,“别人不信,可我信。唉,咱们都是可怜人啊。”
虽然经历了丧子之痛,夏初又是仇人之子,但这对夫妻并不是心胸狭隘之人,他们知道夏初同样是受害者,因此帮着夏初把夏大海的尸体送去火葬。
可是那天就出了事。等了半天,却等到工作人员慌慌张张地跑来找老吕。老吕跟去火化炉前一看,也惊呆了。
“你看就是这么个情况。一点火,他身上就蹿冷气,把火都给蹿灭了。这事我们也是第一次遇到。”工作人员惊惶又无助地说,“要不您看……”
没办法,老吕跟夏初只好偷偷地把夏大海的尸体运回乡下老家土葬。
日子好像恢复了正常,夏初也渐渐融入了吕家,老吕夫妻对待夏初视如己出,看着夏初,仿佛吕斌又回来了。
夏初偶尔会想起妈妈徐敏,在午夜偷偷落泪。不过大多数时间,他都赶到幸福和快乐。
直到寒假的一天,一场夜雨过后天空放晴,明媚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来,勾得人直想往外跑。老吕夫妻催促夏初快些换衣服,准备出去郊游。这时敲门上响了。
老吕跑去开门,一打开门,他顿时愣住了。紧接着,向这边张望的夏初也愣住了。
门外,徐敏一脸笑容可掬地说:“老吕,我来接夏初回家。这段时间麻烦您了。”
“妈,我亲眼看到……”
“那是幻觉,我出差半年多了。”徐敏没好气地打断夏初,而从她的目光中,老吕看到了一丝寒意——她真是夏初的妈妈徐敏么?
如果徐敏没有被人面蛇吃掉,那吕斌又去哪了呢?难道是夏初说谎了?可没必要啊。他也带夏初检查过,没有任何精神问题。
这时,徐敏已经毫不客气地走进屋,拉起夏初。不管怎么说,她毕竟是夏初的妈妈,警方来了也得把儿子还给他啊。老吕夫妻也没有办法强行阻拦。但是老吕偷偷给夏初发了一条微信:“有麻烦赶紧来找吕叔。”
夏初就这样被带回了家,那个盛满他噩梦的家。
但是大出她意料的是,这个徐敏跟他的妈妈不仅长得一模一样,就连母子之间的小秘密都记得一清二楚。说她不是他妈妈,他自己都不信。
虽然无法用科学解释,但妈妈真的回来了。夏初感到阳光比从前任何一个时候都温暖,甚至天真地认为是老天爷开恩,把他的妈妈送回来了。
人死不能复生。早已被他可以地忽略了。或者说死人也可以通过某种方法复生吧。
然而渐渐地,夏初又发现了奇怪的事。有时他半夜起夜,路过妈妈的卧室时,总会听到妈妈一个人在屋子里嘀嘀咕咕,说的都是一些他听不懂的话。
夏初上了心,偷偷用手机录下来,发给老吕,让他帮忙找人翻译一下。
等他刚回到卧室锁好门,就收到了老吕的微信:“快跑!她不是你妈妈!她是阮秋!她说的是越南话:蛇老,我要杀了你!”
原来,人死,真能复生。阮秋通过这种方式回来了。
夏初忙不迭地翻出软梯,从窗口逃了出去,逃回了老吕家。老吕找人帮他改了身份信息,冒名吕斌继续生活。
而不久之后,吕家父子得到了一个来自夏大海老家的消息,说夏大海的坟被挖了。他们赶紧驱车赶回去,却发现,夏大海的棺材板被掀开,棺材里面盘踞着一条巨大的骷髅头蛇身的枯骨。
夏初这才想到,原来,阮秋是借由徐敏的身体,吸干了夏大海的血肉,从他的遗骸中爬出来的……

您的大名:
万水千山总是情,给个打赏行不行。 打赏
原创文章,作者:小虾米,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ruletree.club/archives/1580/
规则之树,网站进入短暂的改版阶段
« 上一篇 03-22
杰奇2.4轻悦文学网模板,VIP订阅打赏微信公众号支持,PC+WAP双端
下一篇 » 03-24

发表评论

仅有一条评论

  1. 小虾米VLv.1 说道:

    看看沙发在不在,喜欢加油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