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类科幻短篇,《弑神》

timg(10).jpg
 昨天的白鼠试验取得很大的成功,这些小家伙脱离了特制的装置,开始直接共享大脑间的信息。除了最初几个小时出现的大脑放电和与之相关的行为异常,目前今天都没有出现其它的问题,它们之前似乎已经构建了实时共享的意识网络,并且自然而然的在过滤无用的杂乱信息,可是对于这样的网络而言,节点太少了,还无法形成我期待的事物。
  很快就要接近生命存在的意义了,可是这些小家伙过于简单的思维层面却限制了我的研究,而且已经无法审批到更多的试验体,这算唯一的遗憾。
  
  ——记于2020年3月26日,林倩
  
  有人在嘲笑我的报告,从最开始他们就在谈论着我的不切实际,生物心灵层面的研究本就涉及太多的领域,从头到尾所有人都在说我变得疯狂而偏执,不断的相信着大脑可以不通过介质而直接交流的论点。白鼠试验的第二次失败了,并且之前构建的网络在小白鼠出现精神崩溃后完全相互断裂,所以我根本无法证明什么,只能服从于所有人的嘲讽,当时的成功肯定存在者巧合性,我还漏了关键的要素。
  可究竟是什么?
  我想要得到答案,哪怕付出任何代价,任何代价……
  
  ——记于2020年4月10日,林倩
  
  从那天之后我就是开始忍受噩梦的折磨,有东西出现在我的梦里,将原本的画面推向恐惧。在每个夜晚我都能无比清晰的看见血迹在蔓延,完全就不像是大脑夜间的正常活动,我很害怕,那源头会不会有冰冷的尸体。
  或许我应该求助于心理医生,或许还能问问老朋友。
  我也明白,这是我应该受的折磨,我已经后悔因为自己的贪婪而做出不可挽回的举动,我已经永远失去了……
  一切都会好起来,我相信。
  
  ——2020年5月6日备忘录,杨焕
  
  今天有人给我打了个电话,清晨6点,最烦的时间。我很早就说过我拒绝所有工作,也拒绝全部会让我劳累的东西,我只想休息,什么都不去思考,等到没钱了我再去找社会救济。这个电话是杨焕打来的,他最近越来越神经质,最让人恶心的那种,我很早就在讨厌他对林倩死亡表示漠然,可是他刚才的电话我听出了哀求的语气。
  我希望这不是我的幻觉。
  不过我等下午再去研究院吧,我只想睡觉,真的。
  
  ——不定期日记,2020/05/10,陈可为
  
  我收到一份包裹,最开始我的举动是想把快递员赶出去,可是瞄到署名之后,我很快抢了过来,也许是我的神情太过于怪异,那个送快递的年轻人看了我几眼就跑了,显得那么懦弱。
  我关上门,坐在地上,眼泪滴落在坚硬的纸板上。
  这份包裹的寄件人为林倩,这是最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可是我根本没有多想就胡乱的拆开,那里面,是一个很普通的U盘,除此之外没有其它东西。我颤抖着将它拿起,走向这些天已经落了些尘埃的电脑,简单的操作之后,那唯一的视频文件里我看见了林倩的面容,我猜不透她的神情,永远都是这样。
  音响设备里发出了她的声音:“恳请你,帮我完成最后的试验。”
  
  ——不定期日记,2020/05/11,陈可为
  
  她还在折磨我,一直都在折磨我,她从来就不准备放过我。我只是想得到那些老东西的承认,我也说过我会帮助她完成最后的项目,可那件事是她的选择,我只是施加了阻碍……
  陈可为那个废物,从开始就是废物,在她死后仍然是个只知道逃避的废物!
  幻觉已经脱离出梦境,开始影响只属于我的现实,已经没有办法再装作淡然了,我的异常举动导致其它人投来奇怪的眼光,我真的非常厌恶。我必须想办法,如果她不离开,那我只有自己终结这一切,反正大部分的资料都在我这里。
  可少了关键的东西。
  
  ——2020年5月25日备忘录,杨焕
  
  三只小白鼠已经做到了不同的条件反射,在那些装置的帮助下,它们建立了林倩所谈到的意识网络,但是却没有出现所提及的异常举动,并且仍然不能脱离装置,我漏了许多关键的要素,但这就是截止到今天的成果,还算是不错。
  杨焕最近变得越来越神经质,甚至想要细致的询问我的生活,或许他还是后知后觉的感受到什么吧,我希望如此。关于我现在的研究,我不想和他提及。
  确实也只有她能让我有些干劲了,可惜我也只能帮一个死人实现愿望。
  
  ——不定期日记,2020年6月3日,陈可为
  
  我总觉得陈可为最近在做什么,他也以为我对他不够了解,可惜我的直觉很敏锐,并且在几天的调查之后,发现了他最近购买的物品。他甚至还申报了三只试验小白鼠,只是所有的行为,都好像在故意躲避我。
  毒品成功的压制住那个梦魇,可是我变得憔悴不堪,林倩啊林倩,我一定会打败你,无论你是活人,还是现在站在我面前的亡灵。陈可为肯定是在做你未完成的试验,至于资料,肯定来自那份本该给我的包裹。
  请你你猜一下,我会做什么?
  
  ——2020年6月12日备忘录,杨焕
  
  我已经无法取得更多的进展了,很多时候都产生了想要砸掉眼前全部仪器的感觉,我体会到林倩当时的感受了,或许我用不了多久也会产生自杀的念头。可是我没能完成她的遗愿,或许永远也不能完成。
  ……??
  她好像在叫我。
  我听见了她的声音,不是从眼前的电脑。
  在哪?
  在我的脑海。
  她说……
  杀掉一只白鼠。
  
  ——不定期日记,2020年7月28日,陈可为
  
  你真实存在吗?
  ……
  你是谁?
  ……
  
  ——2020年7月29日备忘录,杨焕
  
  我成功了,我杀掉一只小白鼠之后成功了,剩下的两只小白鼠不再需要任何装置,就可以直接共享大脑的信息,拥有可以随时交换的记忆。只是网络的节点太少了,我需要继续增加,需要更多的小白鼠。
  我做到了你当时的最后一步。

  ——不定期日记,2020年7月30日,陈可为
  
  你是谁
  我是林倩,残缺不全
  你真实存在吗?
  我来源于你的意识
  
  ——2020年8月01日备忘录,杨焕
  
  增加了一只小白鼠,意识网络正常,没有发现其它现象。

  ——不定期日记,2020年8月03日,陈可为
  
  你是我的幻觉吗?
  
  你不是!
  如果你是完整的,会是什么?
  不知道
  
  ——2020年8月05日备忘录,杨焕
  
  小白鼠数量总共变为五只,网络仍然正常,其中的个体出现了超出智力的表现,但愿不是我的错觉。

  ——不定期日记,2020年8月10日,陈可为
  
  你……
  我……
  还有……
  
  完整的
  
  你想阻止我。
  我发现了你的秘密,最大的秘密,我不会再受你的折磨。
  “老鼠增加到二十只,我抓了很多野生的,它们开始表现出超出水平的智力,在各种方面服从于一个不存在的幽灵个体。”
  是么?
  
  ——2020年8月20日备忘录,杨焕
  
  
  老鼠的数量增加到五十只,我的房间已经面目全非了,而银行卡的钱也快要见底,当我看到它们有组织的排成辐射形,留下中间一个空洞圆圈的时候,我感觉到冷汗在流出。这些老鼠在无条件的服从那根本就不存在的幽灵个体,那个幽灵存在于他们的大脑网络里面,并且逐渐的具备非常强大的能力,所有的老鼠都成为了它所依靠的节点,小范围的减少和增加都不会影响它的存在,我现在都没有弄懂网络形成的原理,只觉得很恐慌。
  所以我决定终止试验,而且最近我不断的在梦里出现各种画面,甚至直接在现实中听见许多莫名其妙的声音,看来我需要休息了。

  ——不定期日记,2020年9月1日,陈可为
  
  我突然觉得,我也是小白鼠。
  
  ——不定期日记,2020年9月2日,陈可为
  
  林倩可能没死!
  
  ——不定期日记,2020年9月3日,陈可为
  
  你在恨我。
  你在恨我。
  你在恨我。
  
  ——2020年9月5日备忘录,杨焕
  
  我在恨谁?
  她在恨谁?
  怪异的声音不知道从何处传来,而我听见之后,也只能下意识的去询问,可惜找不到任何来源,我想过几天去研究院一趟。
  之前看到了杨焕,他怪异的目光准确的从人群中指向我,让我不寒而栗。
  
  ——不定期日记,2020年9月6日,陈可为
  
  我感受到了你对我的控制,我知道怎么杀死你了,你根本就无法阻止我,你只能干扰我的思想,却无法真正控制我的行动。
  你只是一个死人,带着执念的死人。
  我会杀死你,我会取代你,我会成为新的神明。
  你就看着吧,陈可为还没有意识到我们三者真正的网络关系,他甚至都不知道是因为我的逼迫导致了你最后的死亡,真是可悲。
  在那之前,我就会完成全部我该做的……
  
  ——2020年9月7日备忘录,杨焕
  
  你必须去阻止他,人类不需要寄生在精神网络的统治者,也不需要我的存在。
  
  ——林倩
  
  快点……你还来得及。
  
  ——林倩
  
  我,杀死了杨焕,在他戴上那个仪器之前,我的笔尖刺穿了他的喉咙,结束了他因为信息共享而扭曲的意识。网络本身在林倩的限制下,没有扩散出去,而是局限在我们三个人之间,所以神明永远也不会诞生。她死前就担心出现这样的情况,可那只是一个念头,最后也只能通过我来阻止。如果人类出现一个绝对权力的存在,存在于每个人意识构建的网络里,将所有人都统治,而且没有任何人可以杀死这样的存在,因为那就是人类本身。
  正常情况下,只要是生物的相同种类个体,就会有无意识的信息交流,但是相互之间会主动的隔离,这是一种本能的下意识行为,但是林倩发现了可以打破这种本能的可能,最后导致了信息共享网络的建立,而大脑就是节点。
  白鼠建立的网络就让我畏惧,那人类大脑建立的呢?我不敢去想象,也不想去评判,一旦出现那么人类会失去自我,成为统一的意识体,那会成为何等不能理解的事物。
  我已经听见警车的声音了,这是我最后的记录,这些文字不存在于纸张,而是我浑身染血站在尸体之前所想,并准备铭记此生的东西。
  
  ——2020年9月8日,陈可为
  
  几亿年前,独立的真核生物相互聚集,到如今进化为人类时,它们已经全部被统治束缚成为完整的多细胞个体。那么,如果所有的人类也被完全的掌控,失去个体意识,服从整体,是否也会诞生,更加无法想象的生命?
  
  ——记于2020年,除夕的日子,林倩

发表评论
加载中...

相关文章